登录 | 注册 | 帮助与建议 | 发表作品 | 检测 | 词谱 | 以后自动登录

半夏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织篱种菊,磨心鉴月   
云纹集 [词]   文/半夏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小记:年深日杂,或牵心或劳形,不可尽言。所幸每于闲暇小憩,可得几分闲致,乃小心捡得寥寥数语,其中琐碎,似云纹淡影,偶一微漾,便心生喜乐。


五福降中天

带东风一缕,月下静待桃花。冰脚暗生春,影影斜斜。红纸鳞纹慢剪,福字轻沾碧纱。万种心思,只消雨润小檐芽。婆娑素愿,料可到,云乡水涯。好趁锦天良夜,绿酒频加。安康顺意,已尽入新符旧家。剩雪零烟,渐觉平野更清嘉。

绝句、雨的早晨

一树榴花暗,三分冷欲加。风呵烟水润,深浅过窗纱。

绝句、记养过的几只狗狗

阿黄、踏月凉拖尾,嚼花鼻触香。朝来如问起,俯耳但偎墙。

阿黄、午荫晃迷离,花肥枝更垂。阿黄思饱困,我思两行诗。

巴子、秋影漫披离,凉微梦浅时。吧嗒轻一响,知是夜归迟。

巴子、夜是排兵阵,园为古战场。腾挪如剑气,红败绿多伤。

二黑、病初人更缓,日暖动晴光。伴我桐花下,消磨浅夏长。

二黑、深院留雀至,风虚门半开。拥书闻浅吠,应有故人来。

绝句

桃花、三五胭脂吹欲娇,小枝寂寂对长宵。谁先嗅得春消息,窗下人和浅睡猫。

杏花、拂晓栏杆寒未消,小园瑟瑟展红绡。但闻昨夜轻着雨,便作东风第一娇。

春雨、幽幽咽咽漫清宵,长是轻拢短是挑。犹抱琵琶弹续续,愁檐幽对美人蕉。

东风、渐将蜜色向人撩,打马东风夜过桥。梨雪桃红都唤出,闲庭肆意涨春潮。

早杏、野肆轻红寂寞开,轻袍人又犯寒来。泼天花气明如雪,合作天香次第徘。

寄怀、鸿爪雪泥不可寻,呦呦鸣鹿水之津。但能青鲤传书简,便隔春烟也为邻。

午后、单衣试尽春云绮,幽户生烟光似水。剥落檐花如弈棋,苔阶三五谁之子。

小潭、潭影昏昏山影碧,清啼乍破青烟隙。忽然一道逆光来,世界三千戛然止。

深泽、深泽春来草亦深,青堤佳树杂幽禽。衣尘积到花开处,须趁新晴一振襟。

:深泽,小城,我家所在。

北台、斜阳深浅老墙宽,帝子千秋梦已残。车马和人不到处,辛夷花正挑春寒。

清明、忽然已是六年期,梦既成空醒更悲。只为东风呼不转,至今未肯忆当时。

路次、绿涨梧桐巷子深,车铃脆响弄清音。忽然一雀惊飞去,宿雨潇潇落满襟。

阳光、凉气泼人隔木梢,欲从远古说萧条。清风一片婆娑意,深浅沾衣认六朝。

夜雨、丝丝缕缕响离离,浅浅深深淡淡吹。我亦水晶宫里客,提灯照影数琉璃。

寄外、风来萍底更轻柔,趁夜无声上小楼。万紫千红都备好,春生一水便行舟。

春归、寂坐听凭凉满肩,雕鞍去后尽飘绵。井阑何必浮花影,未肯一丝入冷笺。

老院、久无烟火渡苍凉,老树枝繁遮矮墙。花落苔青深闭户,有风轻触旧阳光。

寄外、读书无赖却听风,呆看行云西复东。纵有春生花万树,因人不在便空城。

途中、偶有猿啼历历峰,生涯惯是短长篷。江中一夜轻风雨,闲就窗灯读络红。

题络红集、素手殷勤串玉珠,三更灯火太寒枯。红霜细影深深络,自此堪携世味殊。

络红、掌上珍珠袖底风,眉边寒漫素笺红。深深写就不能寄,路隔云深雁脚青。

闲日、春深院小远尘车,风满虚廊绿影斜。看久拿云无计策,翻从笺素画梅花。

小感、噪耳笙竽妩媚姿,高歌只向庙堂吹。平头合掌休相问,或有古风为托词。

先生、诗道苍茫日渐稀,词之瑰丽久相离。先生有药能医死,病者可怜不自知。

岁末、冬城将雪酒帘红,不觉匆匆岁又穷。云压谁家试烟火,侵衣滋味是东风。

晚秋、西风簌簌作商音,清发霜丝浮或沉。十万空花凉堕处,抱猫人又立秋深。

雨夜、雨烟沥沥锁楼台,彻夜敲窗似极哀。自古长生求不得,长生便有怕成灾。

雨夜、隔窗风雨落花声,恍是民间疾苦声。仙药何曾医病痼,长生有意损生灵。

记黉门求学遇雨,小弟踏泥被雨来接。

一、急雨不收烟水虚,百愁中见影疏疏。半襟湿透秋花里,不过当初九岁余。

二、犹怯风翻庭树凄,暗云凝重压窗低。忽然青伞飘摇处,额角依稀一抹泥。

三、身量小小暮风催,路仄还兼塘外雷。不避衣单寒料峭,可怜执意踏泥来。

四、深冬喜得掌中珠,嘉玉为名冀以儒。憨厚偏多书更少,平安顺遂不妨愚。

注:其四为父亲的希冀,即深爱者,岂非女儿为珠也?真真是视为明珠的。

闻老先生诗稿付梓有寄

一、素帛书成亦可怜,如珠如玉自浑圆。先生应有沉迷处,试笔不知月下寒。

二、冷落生涯渐说禅,忽然佳报入眉弯。读诗人在春灯里,并与桃花一处闲。

三、一念吟成何所寻,檐冰乍碎玉瓶沉。若非神使传仙笔,梦里应偷五彩禽。

戊戌桂月赋得编钟

一、荒烟无处觅封侯,万里江山千载秋。一自风旗埋大宴,错金幽暗榭台休。

二、西风悲徵几千年,抖落灰尘重见天。欲问当时宫阙事,关河沉寂冻云寒。

三、翠袖轻槌续雅声,龙纹兽影洗蛮腥。云开舜日承新律,窄巷通衢无不听。

律、小感

锦寒拼瘦雨,风影曳灯丝。新梦消残后,余芳欲断时。

忆谁青卷冷,对我暮烟迟。一念天涯远,遥知寂影随。

律、老寺

苔檐青小小,恍若往生时。腐草流萤舞,霜钟入月迟。

列仙应忘久,世味略相知。字壁松间在,风梢乱读诗。

律、无题

拔舟同雁去,同去不同归。叶落缁衣瘦,秋凉烟水微。

一思花簌簌,再念雨霏霏。朝露和风影,明知不可违。

七律

一、石碑

轻扶碑字太茫然,兴废东风逐梦迁。半壁青芜涨残夜,一洼寒雨对流年。

有蝶寻因果,失路无人说旧缘。容易空花飘落后,多情犹自祈长安。

二、山宿

偶有天风穿户斜,曲栏隐约老牛车。石深密竹遮凉月,水湿红烟落杏花。

摇曳灯惊留宿鸟,拥书人困小窗纱。或能梦里逢山鬼,相对无涯论有涯。

三、山寺

不尽浮光流转中,我来朔雪已消融。鸟鸣初霁连宵雨,香漫微凉檐底风。

消业老钟催日暮,通幽窄路少人逢。莲花身世凭遥想,穿树斜阳一脉清。

律、七夕

怅望青宵太惘然,星河深处起寒烟。有舟将渡波不卷,无雁虚通信未传。

云外天风多料峭,尘前余孽竟灰燃。奈何老去琉璃骨,轻恨无端又一年。

律、七夕

芭蕉夜雨满窗青,倍有寂寥随雨生。密织愁丝连古渡,寒敲檐马锁银筝。

湿红折翼飞不起,秋气伶仃入户轻。每至斯时需谨慎,西风容易破空城。

七律、岁末

小城将雪酒帘红,楚水吴山一望中。云露生涯存念想,虚烟身世转无穷。

冰窗有梦花不语,笔债需怜诗未工。毕竟温柔多顾我,衣光恍若带东风。

四言、戊戌新正得上水石一方,已遍洒草籽,料不几日便可嶙峋间苍翠尽出

千里之石,所来春浅。拨此浮尘,收之于碗。

沧海之思,由此辗转。凉水养月,千峰云满。

星列其中,海尽其瀚。林密洞幽,无路通险。

或有仙人,居其深婉。谓我俗胎,游踪不见。

便种桃花,武陵未远。便引青苔,宜寒宜暖。

临池有鱼,近窗风软。待君子归,凉凉眉眼。

五言、与君十二书

写桃花代序

以为绝相思,已忘城南事。无奈暮风吹,一树红到紫。天香覆额来,疑是蝴蝶翼。轻触湿春襟,轻离亦无迹。遥遥去复还,挥之不可避。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琴弦。暮暮发清徵,朝朝忆江南。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花枝。入水为红藻,泼空自披离。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明月。绮枕只无眠,轩窗寒如雪。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瓷碗。盈盈三秋水,兑得相思满。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帘帷。终日闭花影,不肯轻画眉。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梧桐。团叶大如扇,空响五更风。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鸣蜩。知了还难了,声声出翠绡。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绣襦。但觉衣带缓,不知夜气逾。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青柠。忽然一划破,寒香肆意生。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深潭。深潭未可测,寸寸起漪涟。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苔壁。雨夜暗相侵,灯小琉璃碧。

与君一别后,相思在秋渠。漱石流红叶,相看三载余。

五言、与子六书

吾儿之初矣,风和细雨来。梦中相看久,眉目暗相猜。

吾儿之初矣,丹桂花将发。淡淡清幽绕,微芳气韵华。

吾儿之初矣,嘉鸟绕枝鸣。南枝或北枝,总是在梧桐。

吾儿之初矣,得名以为航。但求行可稳,但求沐德芳。

吾儿之初矣,欣喜且迷茫。夜深不解带,动辄则仓惶。

吾儿之初矣,忧心亦觉甘。匆匆年不计,小子已翩翩。

附:记小儿言(这是几年前的一首,现在再看依然暖暖)

朗月在东南,团圞似白壁。为母且张弓,射下银蟾子。白昼饰母衣,清夜悬幽室。或为照翻书,或照缝衿履。岁岁做光明,年华无绝息。

五言、雪

风起千窟乍响,风消万木森森。披离昏灯数点,微沾夜气深沉。白衣十分清冷,遥遥有影不真。春正翻山越岭,悉索偷惊梦魂。听见青青紫紫,暗整暖馥纷纭。

五言、傲慢与偏见

北方有君子,漫踏晨曦来。朗朗似明月,郁郁有沉哀。所思在肺腑,所思隔疑猜。所思终不见,辗转且徘徊。欲得佳人顾,一顾世俗开。

五言、挽

昨夜趁西风,匆匆返魂魄。窗小曳昏灯,虚灵无可托。相对隔虚光,万绪其中灼。启齿不能言,触手不能拂。压袖暗生悲,知是成长别。

风起千山厉,风消万木寒。长街虚仄影,霜魄没清栏。生涯本转瞬,之后不能参。暗红吹数点,莫向故人翻。至此当折笔,万有不能言。

五言、端午夜逢山鬼

春夏之蕙兰,天香阔如海。山鬼越香来,绿衣风前摆。袅袅舞江风,怯怯歌眉黛。兰影漱寒石,歌罢无所待。转入露中烟,缥缈成云霭。

五言、风

拖香无拘束,随意入帘春。活泼若白兔,静寂小阶深。行来沾苔绿,去去惹庭筠。但觉微影动,虚空无处寻。见人舒望眼,檐角惊避身。慌然一碰壁,花雨落纷纷。

忆江南、致青春

深相忆,青草旧烟堤,经雨桃花凉早课,泼人清气满春衣,相遇一低眉。

深相忆,蝉小夏初来,青竹虚窗无白马,天书经卷直需猜,一念一声唉。

深相忆,花影正催眠,绿入窗纱同倚案,风摇光柱似拨弦,新梦各安然。

深相忆,何事最堪怜,素白春衫蓝墨水,小青虫子眷眉烟,愁落暮寒天。

今夜雨,欲断又迷离,无喜无悲惟小饮,隔山隔海断灵犀,白袷任风欺。

如梦令、秋•银鱼

秋入明波银尾,细碎霜丝飞坠,孤梦最寒凉,抱得珠青星绮,曳水,曳水,划过莲蓬一味。

如梦令、秋•响

初醒月凉窗上,再醒露华微漾,脱落又成烟,梦死梦生相忘,风响,虫响,悄悄入人帘帐。

忆江南

秋雨褪,天地落清寒,水底鱼衣云似梦,云中谁植月如莲。薄影簇婵娟。

荷叶杯、兰

露荡夜华清媚,山鬼,越香来。暗凉微似触寒月,肌骨,雪中胎。

天仙子、食元宵

唇角欲亲香糯软,忽然滑入青瓷碗。轻寻不见却抬头,檐风浅,凉云缓,悬在中天清气满。

清平乐、等食来

贝香轻漫,素手剥一段。小料添些汤细软,并作年华浅浅。

风影翻入晶帘,十分春下云岚,我倚木窗听雨,你从水煮江南。

清平乐、与闹了我花草的猫儿(新韵)

猫儿来汝,近日真真虎,香草刺球兰影素,底事欺它太苦。

乖乖来我膝前,抱听花雨春寒,万籁消歇之后,还来相就鱼干。

减兰

天神窥我,一点盈盈蓝夜火。暗动灰灵,劫向坛经缓缓生。

旋生旋死,转入愁怀从未止。大野风狂,城上幽人弦正扬。

西江月、落花

倏尔片花陨落,枝头十万潸然。也无轻叹也无言,饯此微香一段。

淡淡天风吹去,恍如贝叶经翻,悲欢不再上眉弯,露影虚光罥罥。

柳梢青、梦有白鹿招隐

有鹿来兮,晓烟林寂,凉浸石溪。幽隙飞光,初停白羽,青草容栖。

蓦然惊见还疑,说有约,应微雨归。踏水清蹄,嚼花春影,将近还离。

浣溪沙、山道中见废刹

残阙金辉落日寒,萧骚风起百年叹,凉溪漱石暮生烟。

空有霜桥通野寺,也无老者说狐仙。闲云吹影过邻山。

浣溪沙、过清西陵

秋树幽明如列班,啼鸦惊起去不还。荒芜草色漫侵垣。

歌断更深哭野鬼,梦无宫女倚清欢。百年王气亦茫然。

浣溪沙、逢句容雨

物感清华瑞气悬,幽溪苔径两缠绵,轻红暗落似游仙。

烟雨茅山空寂寞,金陵王业只徒然。小城风雅待成篇。

浣溪沙、访葛仙井

月色泠泠上画屏,夜从霜甃捣寒星,尘踪仙影共伶仃。

驿馆灯孤人欲困,新凉贪久户不扃,蟋蟀声杂炼丹声。

浣溪沙、游宝华山

忽雨忽晴两臂烟,天门隐隐暗龙盘,风摇树杪出檐轩。

偶尔清游寻避世,忽然梵唱醒余欢。欲从山寺买瓢箪。

如梦令、桂花

玉树琼花金粟,上届生愁无著。袅袅动微光,又恐化萤飞去,收住,收住,收入诗笺清苦。

清平乐

庭前植树,为约青春住,未料繁华消歇去,叶叶小窗自苦。

雨声还是风声,细听都不分明。夜梦凄凄戚戚,晨阶赭赭青青。

清平乐、绣衣

素衫银线,压入春痕浅,一领轻云舒婉婉,隐现梅花几片。

想象身小风凉,层楼初试思量,再抱白猫无赖,偶然抬手生香。            

荷叶杯、午后

雨杂天香醒处,窗户,一隙水烟虚。漫闻秋气入怀殊。珠滚珠,珠滚珠。

荷叶杯、初冬

漫说晚来将雪,灯褐,与子煮青鱼。一勺味道近江湖。烟水虚,烟水虚。

渔歌子、制菊花茄子

纤丝执意细勾连,待人归处屉生烟,秋茄味,渐浑圆。花痕慢褪早霜寒。

渔歌子、古镇

渐消春霭市将开,渔人行过古桥来。鲜鱼子,竹筐偕。新红几片落阶苔。

解红、岁末

过牖隙,抵梧桐,岁华一霎途又穷。日历飞如白蝴蝶,翼舒冷带雨和风。

解红、猜拳

暗思忖,算周全。剪刀未料偏遇拳。栗子捱完解无闷,拾来月色掌中寒。

忆王孙、雪

是谁窗外九霄云,落入凝眉掌上温。欲问瑶台泪一痕。怕黄昏,犹有天阶寂寞人。

忆王孙、腊

推书揉臂觉清寒,风舞云襟天地宽。偶尔吆喝声一连:卖汤圆,雪里白糖软糯缠。

菩萨蛮、绿云阁两周年寄众姐妹

薄凉欲待飞花补,深冬窗子斜阳伫。偶尔小清欢,浮光衣上盘。

沉思无所寄,有梦隔烟水。念及见当初,忽然两载余。

清平乐、深秋夜

梧桐瑟瑟,碎响杂寒蟋。偶尔翻身孤馆客,梦里已然成席。

风紧吹损红腰,十分秋恨难消。急雨一声打破,万般只剩潇潇。

点绛唇、雪

御马乘风,江山一带浑无主。平桥窄路,乱羽旋衣舞。

触手深寒,谁窃瑶台黍。播千亩,琼花玉树,没月平秦楚。

糖多令、冬

香菜点羊汤,芋头裹白糖,绿醅新,小碗来尝。最好黄昏能落雪,可约住,某时光。往事一神伤,隔年也断肠。总不如,锅沸烟香。或许东风忽已在,长街尾,蜜灯窗。

玉楼春、雪后

冷月微光凉似水,如贝人家风底睡。灯光倏尔一昏黄,之后翻身酣梦里。

夜与清寒都妩媚,十万温柔无所避。猜详世界最当初,拥我其中同此味。

玉楼春、碰碰香的枯叶子

片羽枯痕轻一扫,清冽怦然如破晓。明光涤荡挟天香,空照蝶魂烟隙老。

缭乱鼻息真草草,疏雨烟溪残梦了。当时青艳到眉间,冷入平窗诗窈窕。

月华清、风

乍破青柠,初翻桐影,抵尽闲愁别恨。半臂云丝,午梦枕凉凭准。漫翻过,竹簟冰纹,欲探得,相思音信。才近,又翻回檐底,吹成花阵。行迹往来难认。只燕子巢香,石阶零粉。光羽停匀,几缕泼空明俊。待没入,苔壁残红,却更被,游丝牵引。栖稳,绕荫荫庭院,夏天将近。

念奴娇、鱼梦

夜蓝云蜕,有蟾丸吐出,高楼凉坠。残梦惊飞如堕海,藻壁一身腥气。细浪初平,吹香鲸去,新采珊瑚倚。连轩琼翠,暗阶虚影留殢。兀坐似忘闲愁,天风来浅,恍若年华止。歧路荒寒都看过,身世积尘难识。洗褪胭脂,重妆鳞甲,镜对青鱼美。游思七秒,拥沙轻曳寒尾。

天香、蔷薇

素被余熏,清寒雨退,楼阴娉婷凝翠。约略香来,虚探帘脚,弥漫轻甜如水。有人正睡,泥仙枕,青丝凉细。梦里携锄迎得,纤影南山曾识。销魂夜风偷试,抱青春,玉樽能几。执意与人幽独,绿蛾飞里。写入书笺不寄,教分付,昏窗短灯背。雨又婆娑,罗衣响佩。

疏帘淡月、立夏

榴红空许,正陌上东风,商略归去。云影十分冷淡,野亭新树。算来谁最知情晚,背黄昏,都无一语。暮风催紧,满城尽是,泠泠飞絮。剩残局,莺酸燕恶。况花宴余痕,狼藉庭户。照壁苔深,犹见旧时歌舞。小楼别有凄凉处,任忧思万缕千缕。绿阴浓里,几番挨过,瘦窗清雨。

长亭怨慢、借姜夔韵

一夜雨,滴残烟絮。秋入南楼,小凉窗户。雁迹山痕,忽然凝望瘦如许。离情先动,无趣是,梧桐树。摇动总生悲,想倦侣,浮生如许。薄暮,料萍踪水影,也送飘零无数。寒钟听老,倚石角,思怀空付。这次第,刬地清愁,正簌簌,西栏谁主。便欲说还休,消领无边霜缕。

宴清都、烟火

虚梦青宵破,凉烟杳,万里尘迹无个。翻焦覆鹿,雕檐蛛网,漫消因果。堪怜绚彩明楼,向牖户,梨云暗合。最拼得,一舞凌空,天雷唤动劫火。倏忽冷眼年光,余温犹在,星河横卧。溪山未老,深寒清夜,密约相左。西风遍起琼阶,卷帘处,霜丝幽唾。待它时,倚恨朱栏,倩谁问我。

宴清都、烟火

铁马冰河锁,昏昏意,功名垂老独坐。虚堂沉寂,依寒傍雪,安排都妥。当时直犯云霄,奋雷鼓,尘寰打破。曾照见,腐鼠狼虫,壑川万里难躲。苍凉剑指边城,月失清媚,西风流火。梦回野舍,银袍灰冷,倦怀慵惰。遥岑天碧如洗,早故箧,征鞍尘堕。目断处,再上心头,灵花一朵。

宴清都、感怀

雨打黄昏密,天涯路,孤帆秋柳垂碧。寒鸦啼去,清江烟渚,催人愁极。西风梦远天长,待回顾,云山几笔。料歌馆,罗袖昏灯,霓裳人正如璧。浮光鬓角不觉,青丝换里,经年痕迹。薄樽冷暖,缁衣已惯,月缺星逆。如今何况萧萧,剪不断,眉边堆积。算只有,《蒲草》一篇,聊相慰藉。

宴清都、见说有雁折翼被收养,另一雁年年为其翻山涉水而来。

细浪芦花浅,兼风雨,几回尘色霜满。渔舟去后,数声云里,清吭悠远。依稀梦底家山,便忘却,檀弓雪箭。野水冷,孤影添愁,遥天秋气深浣。平生百感都消,轻红暗绿,无心缱绻。匆匆万里,年年寒暑,死生一念。重罗或许新逃,奋老翅,烟凉霞晚。向仄路,叶落惊吹,相思苦短。

金缕曲、感戊戌六月间事

无个埋愁地,向瀛洲,明波海上,葛洪仙邸。灵药殷勤和烟捣,月促高楼煌丽。笑尘下,般般蝼蚁。儿女千家心正苦,看不清,生死如儿戏。栖大梦,黑白矣。真金三百销迷醉,料瑶台,歌舞升平,铢衣如水。秋入长安都不觉,认作流红飞绮。莫拍遍,玉栏雕砌。天裂犹能青石补,陆之沉,至此何人抵。风未落,怨休起。

天香、古法雕刻老榆木衣柜茶桌套

鹊隐云池,鱼归绿藻,幽石泠泠斜倚。秋影摇光,茶烟虚引,似有宿灵呼起。触人凉指,惊醒处,昏窗蕉底。帘暗漆红留月,风过铜环击水。一衣清华吹递,坐微寒,不觉时易。犹记空山春冷,雨疏灯细。串串青钱旖旎,向牖户,银盘托新翠。夜酒频添,檐花半睡。

金缕曲、桂花

更比疏烟瘦,倚街亭,浮霜映瓦,西风之后。沉影金颗晴香碎,一抹额前吹透。隔年又,清姿依旧。最是多情人爱极,对微寒,寂寞都消受。何必化,萤飞走。并刀初试秋光漏,束琼枝,云丝绿带,凉逼罗袖。冰粒三千槐根梦,缄默银缸玉口。漫估算,相思深厚。孤旅天涯尘味倦,待归来,明月虚窗叩。还共饮,桂花酒。

满庭芳

鹤影沉沦,西风空阔,千山斜照苍茫。先生且去,芦雪正初凉。只是可怜吾辈,梦先断,几度彷徨。向何处,拍栏掩卷,咽笛入愁肠。从今无白鹿,江湖渐远,故箧将藏。却留待,天涯月冷清霜。灯下儿孙尽绕,漫说与,大漠弓长。垂垂意,鬓边吹落,木樨满衣香。

琐窗寒、冰花

漫启重帘,偷惊冷眼,琼姿嘉树。银丝凤尾,稳稳明窗栖住。想九天,霜玄玉阶,云台应是寒愁苦。趁夜来炉暖,偎书睡好,悄攀幽户。相顾,深无语,怕远恨疏离,近呵成雾。凝眉人欲,拦住冰魂归路。最无情,雀醒廊檐,晨曦一缕穿清素。便匆匆,散做春烟,小影知何处。

秋赋

岁在戊戌,序属季秋。蕙带尖风而渐厉,雁行天阵而旷幽。白帝司时,胡不孤冷而含怯。蓐收乘龙,云自缥缈而低沉。斯时登楼,一二秋叶,纷飞而下。万千悲绪,应时而生。 叹草木多愁而露溅,况古寺尽出而松苍。山河峻瘦,天地远寂。草木青黄,客路仄凄。继而感天地之浩渺,催万物之凋零。沧海一粟,岂不我辈一拜焉。

秋影小记

夫影者,世间万物之阴也。

其影在野,幻春秋之变也。其影在楼,接寒凉之气也。其影在木,转青绿之机也。其影在栏,承悲欢之态也。

然其影在池者,摇曳之中,或山、或岭、或云、或台、或仙、或狐者,皆随心所至,莫不万千之变换也。

夜来秋好,爱凉于庭院。待月至中天,满衣明色轻浮,有老树之影落于小池,款款绰绰。小荷三五,清香益远,愈觉山水沉寂,清净有致。间或有风至,池面波光动影,星月生姿。

正无不惬意处,伏阶小犬梦中惊醒,晃神片刻,遂向小池浅吠。余深为惑,及至风愈紧,而犬愈怒。方大悟,原是小畜见池影乱动而疑异物生也。吾轻唤欲以安抚之,奈其仗主人之势而吠愈甚。转瞬风大劲而影欲狂,枝叶间有喧声大作,小犬乃惊而避走,再寻时,反而寂声。

倏忽风停院阔,月清近人。四处静逸安然,小犬梦入新睡,鼻翼间尚有秋影在侧。余吾怅惘间,一笑哑然。

 

本文发表于 2019-02-23 14:29 ,被阅读过 596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45) 查看   收藏(9)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6)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