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绛雪生凉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夷陵九凤听莺语。谷中飞瀑携春去。 岩挂紫藤花,风牵溪石斜。 倚岚寻古道,山色随崖老。 冷翠已千年,流光只一斑。(原创诗词 请勿转载)   
高阳台题冷香故事并辛丑春词几个 [高阳台*雨中花慢]   作者:绛雪生凉    简体 繁体

附冷香梅花故事:
秦淮有歌姬名玉尘者,幼而爱音律,少长,冰肌玉骨,风情绰约,能鼓琴清歌,尤善吹笛。时文酒之宴,皆以玉尘在座为荣,然生性冷傲,每矜其技艺,见凡夫商贾则多露不屑,遇风雅佳客或操一曲。每鼓琴,辄倾靡四座,一时名噪,慕者甚多。某年游杭州,中夜泛舟西湖,见水色潋滟,月朗风清,遂乘兴弄笛舟上,清音婉转幽咽,冷韵直入九霄。已而雾起,乃见一翩翩少年,白衣胜雪,乘画舸从雾中出,恍若天人。及近,少年邀玉尘入画舸共饮,玉尘偷视之,见少年眉宇清秀,举止端庄,遂允。即过画舸,少年乃取陈酿,泥封宛然,坛开之际,奇香浮荡,沁人心神。为斟玉觞之中,酒色如绛,入口如饮冰霜,过喉复若吞火。玉尘问酒名,答曰:“冷香酝。”进而谈词论曲,纵酒长歌,少年言语谐谑,天性旷达,玉尘琼思玉想,风度超群,互为倾倒,一夜主客尽欢。天将白,少年揖别,踏波而去,玉尘急问姓名,不答。玉尘怅然若失,及归家,更染相思,寝食都忘,遂闭馆不复见客。有京都张某,故宰相之孙,举孝廉,性狂浪,游秦淮,闻玉尘之名,访其家,呼出相见。假母知其势大,不敢辞,及引入见玉尘,则多出亵语,几欲强犯之。玉尘宁死不从,以簪刺己面,血流满颊,因而得免。张某深恨之,欲同有司互谋构陷玉尘,事未竟而身死家中。有司召其家仆问询,答:“是夜见一白衣少年,持酒负剑,如从天降,刺死张某,家丁欲擒之,又被刺伤数人,余者不敢阻,从容离去。”有司画影图形,满城缉捕,终不可得,遂成迷案。过旬日,有女道访玉尘,言:“故友相托度汝脱离红尘。”玉尘追问再三,始答:“汝游西湖,遇白衣少年者,实孤山梅魂也。昔林和靖植老梅一株,号曰梅妻,和靖死后,老梅亦枯死。后人追念前贤,新植梅树,凡百年,修炼成人形,慕剑仙,常泛舟湖上,对月起舞。”玉尘欲往相见,女道言:“今其为汝杀张某,已犯天条,罚入无色界苦修千年。临行嘱我相护于汝,若汝感念,勿负情深。”玉尘涕零不能语,从女道去,竟不知所踪。

附冷香牵牛花故事:
陈宇,字明堂,梁州人。少顽驽,好击剑任侠。年二十,远游,道过江南,入无名山,林壑重深,嚣尘断绝。宇兴起,不觉行四五里,见道旁有一精舍,叩门欲投之暂憩。门开,见一小婢,延入具茗,笑曰:“主人候君久矣!岂今日方来?”宇愕然不知其故,俄而一紫衣女子出,见礼曰:“妾名朝颜,祖上与令祖故交知己,昔日曾约倘有子孙,或为兄弟,或为夫妻。妾闻君远游过此,故先至以待。乞君勿嫌妾蒲柳庸姿,以完前约。”宇不疑,竟与长谈。女子容仪雅秀,颇涉翰墨,愈相款洽,遂结为夫妻。初,宇不喜读书,女子每举先贤故事,稍加惫懒,则涕泪以劝,宇遂发奋,攻书甚勤。越三年,进京应试,举进士,授翰林编修。归江南寻其家眷,竟失所在。宇以官身不得久住,怅然回京。及归,逢其堂兄,备言其事,其堂兄曰:“是矣!昔汝年幼,我等俱随家父为先祖扫墓,见园中有牵牛花,咸欲除之,独汝怜其可爱,移植家中,后三载,举家迁居,遂失其花。今汝言弟妹名为朝颜,岂不知朝颜乃牵牛花耶?想此花有灵,报汝看护灌溉之恩,故还剪烛添香之情。今三载已过,因果已了,必不复再见矣。”


绛雪词:


  【高阳台】梅花(题冷香故事)
风冻铅云,霜侵古甃,寒英半染孤垣。绿竹斜斜,泠然作响冷泉。冰绡不意苍苍色,为玉奴、再起霏烟。任新凉,隔陌吹香,打湿吟笺。      苔枝梦入清凉界,纵荒林野木,操缦清弦。四起南薰,不知还向谁边。且将玉蕊收梦底,奈冰魂、忘却前缘。惟春深,秦淮滩头,一笛泫然。
     
【高阳台】为冷香牵牛花故事再题风里花开
楼角篱边,冰绡染紫,盈盈若举清樽。玉柄青萝,倚栏扶醉三巡。相怜莫怨东风老,怨水流、浪底殷殷。怅淸阶,一步方回,步步吟分。    伤心摸问牵牛渡,算星尘迢递,多少关津。玉瘗云深,祗因相惜红尘。且留红泪苍台下,待苍台、再度蓬门。怅年年,风里花开,帘外伊人。
   

【高阳台】长陌云深
长陌云深,高唐梦浅,西郊草木空晴。绿岸沉沉,动摇岸底浮萍。长条不怨东风恶,恐落红、乱了流莺。怅江南,翠积红销,阻断归程。    飘棉又值春烟暖,纵千般缱绻,都合曾经。细雨犹添,拂波清影娉婷。不知盈手将谁与,两绸缪、月也泠泠。叹年年,一曲阳关,千里寒笙。


【雨中花慢】·应月鸣君邀约咏梨花·兼答书生君高阳台词(吴礼之体)
雨弥楼碟,花荫古磴,寻春忽忽春分。渐琼葩先坠,白絮如云。零落何人惜得,笛家一曲黄昏。惹忧思无尽,一枝和月,千瓣含颦。      风吹绿鬓,草被罗绮,怜君怕近江滨。怕渌水、波波泛起,还碎珠尘。缺月旬旬难觅,新霜又湿啼痕。断肠时候,南庄何处,何处夔门。


 【临江仙】和冷香桃花词
红李别枝绰约,白兰高树娉婷。东君的的又曾经。瑶台红雨涨,一瓣也倾城。
不记春秋几度,玄都观里无凭。迟迟双燕最伤情。南庄花冢老,春草合烟生。


冷香词

【高阳台】牵牛花*冷香傲雪
星眼流波,罗裳浥露,朝来向镜轻匀。绿鬓低垂,离愁暗锁芳魂。青鸾应误三山信,盼刘郎、复转烟津。念江湖,草色冥冥,雨色纷纷。
平生已惯芳菲老,况襟分南浦,梦散朝云。才送春归,秋心又上眉痕。宿缘一夜空流水,愿他朝、还记温存。最消凝,雁度西风,月抵黄昏。

 【高阳台】梅花*冷香傲雪
玉管摇波,兰舟剪浪,薄寒又起江天。漫着霜衣,泠泠自倚筠边。相逢客里曾如梦,结云裾、醉舞樽前。忆当时,山影迷离,雪影翩跹。
归来不怨韶华短,怅罗浮易醒,姑射难攀。莫向遥风,登临独自凭阑。寻常只道孤香冷,有谁知、冷断幺弦。料从今,两处沉吟,一抹云烟。


【临江仙】冷香傲雪
玉宇迢迢河汉,瑶台叠叠云屏。当时曾共海山盟。碧溪牵晓月,相对数流萤。
别后芳音尤在,空馀睠念无凭。小窗昏晚最伤情。燕归衔梦草,软语不堪听。
 

 月鸣轩词 

【雨中花慢】·梨花(吴礼之体)

 雪色谁题,檐声谩忆,黄昏著了烟霏。惹风黏行迹,柳浸心漪。虽是清漪浅翠,几多素蕊沾溦。
 看馀珠坠处,暗尘未去,草梦初回。     流光束影,蝶粉随水,春来怕见花飞。怕酿得,旧时春绪,曲砌留菲。沥沥胡笳正慢,濛濛落絮还痴。相思时候,迟来明月,澹若霜蕤。


【高阳台】· 水仙花
 嫩玉柔金,纤罗曳翠,一株带影迟晖。回雪烟姿,恍疑洛女湘妃。旧时颜色人何处,料游丝、犹在檐楣。琐窗前,尘隔筠帘,是梦还非。    黄昏又卷流霞袂,似清樽浅注,别岸红围。前度摇香,乘风能几潆迴。归来燕子飞花里,把相思、写入瑶徽。渐新痕,悬柳空庭,淡淡霜蕤。

  

人可可人词

 雨中花慢 · 梨花吟 
雨泽清明,魂断绮陌,素蕤沾满啼痕。想东风著意,晴雪缤纷。云水乡间霞霭。山阴道上分春。且幽思无寄,欣然归虚,轻拽罗裙。      易牵情绪,默窥香雨,总教一脉存温。只咏叹、情痴不寿,心本含真。淡淡檐前何语,溶溶月下无尘。此情似许,向人如诉,向去如君。


标签: 无  
本文发表于 2021-04-02 15:47 ,被阅读过 878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收到的礼物:
推到首页 礼物 赞(74) 查看   收藏(19)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27)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