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亮戈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再忆八六年重阳登白云山 [七律(中华新韵)]   作者:亮戈    简体 繁体

八六年正是青葱岁月,6年大学生涯走过了5个年头,但青春的冲动依然是滚滚向前,少年那种贪玩、好奇之心仍充溢心房,由此上演了几个同学重阳夜挽手登白云山,开了夜宿野外的先河。当时的白云山还是郊区,交通不方便,不过挡不住青春的热流。那天上山的人以人山人海描述恰如其分,近6米宽的山道完全被人头挤满,且不说看不到脚下的路,就连自己头以下身体也不易看到。上山本该很费力,结果是根本不用出力,人浪将人飘浮着送上山。峰顶平台上,塞满了人,但看到的更是高高耸起的甘蔗、仍散发着浓浓艾香的茱萸、以及柔柔流出清香的秋菊。因是初九,所以,月仍如钩,仅放出幽幽的光,星星也附和着月色,给人一种庄重肃穆的氛围。已过霜露,秋风习习,凉气飕飕。时不时从树丫月钩上略过似烟似雾的云。夜晚的山顶很凉,过了霜露更是如此!因此,穿着薄薄短袖夏衣的我,其肌肤实在难抵御风侵霜蚀,实在忍不住,唯有将带上山坐的旧报纸权作锦被。虽象极街上露宿乞丐,但每每忆及,童趣总会撩拨童心的阀门、给人难予言喻的快乐,忍俊不禁捂着心笑!老同又闪进脑中,所以,每近重阳,总会过一片老同的音容笑貌,突发奇想,胡扯出新的所为诗章。



   


秋风瑟瑟念尤长
思绪纷纷又九阳
山道影失独首浪
峰台熙攘仅茱扬

星稀月淡云低荡
凉浸霜沾露下肠
纸被化烟香却在
野居闪脑脉还张


   
标签: 无  
本文发表于 2020-10-25 10:11 ,被阅读过 5840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推到首页 礼物 赞(29) 查看   收藏(0)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1)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