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斋201901 男 56岁
学习学习再学习

夜宿石笋山庄

《石笋山庄》
文/简斋
太阳依依不舍地落了下去,骄傲石笋依然挺立在那里!
酒店大堂的灯一直没开,老板说怕招飞虫。
我心里直嘀咕:“真是小气”!
清澈见底的溪水顺着人工砌好的沟渠,一如既往地向下流去。
仿佛此间的美景,已经把她无情的抛弃。她会去寻找更好的地方,她也许会有更好的去处!
枫杨柳落下的籽,被包衣包裹着,像是一块娇小的金元宝!我带了几许回家,希望来年能长出许多的元宝来。
大理花低着头,不知是想家了,还是又犯了啥错误。
几台预备旅行者们居住用的房车,孤零零地趴在那里,早已没了气息。
改良过的蔷薇虽然开的格外得娇艳,也只有一只螳螂落在上面!
门前的大理石凳依然打扫的光鲜靓丽。
掌柜的是个女孩,很是温柔,不长不短的头发,刚好忖托她娇小的身材。制服是精神的,话语也是温柔的:“明天的早餐就在大厅,我明天要休息,房卡你放吧台就行了”说完就转身要离去,又转过身来,轻轻歉意地说道:“我要去接一下孩子”!我附和着点点头,像是旁边风吹过的蔷薇。
大厨的手艺不算太好,但吃起来还是蛮有特色的。
许是食材的缘故吧!这个叫《梅见》的酒是12度的,与啤酒的度数差不多,可喝起来却与啤酒的反应刚好是相反的,眼看两瓶要喝完了,
我的话也多了起来……
突然,身后的门口走进一个人来,一个面无表情的女子,头发像是刚刚洗过了,湿漉漉的披在肩上,深灰色的短袖衫被侵透着,感觉要滴出水来一样!更可怕的还是:她左手提溜了一把柴刀,明晃晃的还带着锯齿!
我心里一惊,难道说错什么话了吗?
只见她面无表情,一步、两步、三步……直到走出了大厅,屋子里的气氛安了静下来。
一只蝈蝈不知死活,冒失地跳到菜碗里。也许觉得这碗叫菜的东西实在没有味道,又毫不犹豫地跳开了去,我心里一痛。
大厨的儿子是在省城读书的,成绩很好。今天刚好带几个同学回来游玩。席间他给我端了一碟小菜。哇,这可是我最爱的韭菜裹辣椒!
蝈蝈,你可以走了!
2021.09.14
诗词吾爱
1951
赞(3)
评论(0)
阅读原文(993)

随机 上一篇 下一篇
  • 茗香
  • 荷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下一页 末页
当前1/204页,每页10条,共2032条+254条置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