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 > 详情
开云 男  
  • 注册日期:2021-07-23
  • 最近登录:2024-02-21
  • 粉丝人数:65
»个人空间    »留言板

最新帖子

【原创】鹿鼎记第一回的题目在说什么

开云 发布于2023-08-14 19:58   点击:3242   评论:4  
《黄晦木先生从魏青城宪副乞买山资将卜居河渚有诗十章志喜邀余同作欣然次韵亦如先生之数》清 查慎行
覆巢事过俨他生,回首风波噩梦惊。
硕果两朝谁斗健,白头一意自孤行。
纵横钩党清流祸,峭茜风期月旦评。
几为借柯怜病鹤,羽毛如雪照人明。

译文:
王朝倾覆的事件过后宛如换了一个人活着,回头想想那场风波常会被噩梦惊醒。
两个朝代之间你留下了累累硕果峭拔不屈,白头到老你从没有改变一个人还在坚持。
新王朝的党羽遍布天下要把清流祸害,风期里高洁鲜亮的人物要等到月初再作评说。
常常因为病鹤前来借树枝栖息而对它心生怜悯,它那洁白如雪的羽毛仿佛把人心也照得明亮了。

这首诗的作者是金庸的先祖,他叫查慎行,小学课本中有一首“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的诗,就是他写的。金庸在写鹿鼎记时,每一个章回名都取自查慎行的诗句,而鹿鼎记的第一回题目就是这首诗的颈联。

这首诗写了什么呢?金庸为什么要用这一首的这一联呢?

解释这首诗,要介绍两个人,一个是查慎行,另一个是这首诗的对象黄晦木。查慎行是清代的人,他出生的时候,明朝刚刚灭亡,但准确地说,还没完全灭亡。黄晦木是明朝的人,或者说,是明朝的遗老,一心向明,不向清朝示忠。这首诗的写作时间是1683年,南明政权(明朝的残余势力)就是这一年彻底覆灭,也象征着明朝的彻底终结。

黄晦木从一个叫做魏青城的人手里借来了钱,打算在本地买下一块地,盖房子定居下来,心喜之余写了十首诗。查慎行一直把他当作亦师亦友的前辈,便应邀按着这十首诗的韵写了十首诗。这首诗便是其中的第二首。

这首诗写了什么呢?写了查慎行对黄晦木的看法,认同,敬佩,同情,向往。首联说的是黄晦木的现状,明朝灭亡后,他劫后余生侥幸活着。颔联里不太容易理解的是“硕果”一句,说的是黄晦木留下的诗,历经两个朝代,依然峭拔刚健。颈联也不容易理解,或者说容易理解错,也是最精彩的两句,分出一行专门说一说。

纵横钩党清流祸,峭茜风期月旦评。

怎么理解?很难一下子理解,慢慢看,一个词语一个词语理解。纵横,竖横交错,形容天罗地网一样。钩党,这个词比较难,钩党首先是一个贬义词,什么是贬义词呢?就是说,正常情况下,它不这么叫,比如一个人他有自己的名字,张三李四,而有些人会喊他的外号——张麻子李跛子,这包含嘲弄意味的外号就类似于贬义词。钩党是指勾结在一起组成独立的团体,比如地下组织,党派,公司,工作室,都可以;但有意思的是,钩党还可以理解为抓捕党羽,钩作为动词理解,除了是勾连,可以是勾引。清流,简单,有名望的好人(一般是读书人,这是刻板印象)。祸,容易理解错,祸是动词,不是名词,这里是祸害,不是灾祸,为什么呢?因为要和后面的“评”字对仗。峭茜,比较生僻,有山字旁,和山有关的,一般是形容文笔或者山势的,这里说的是风,比较高比较鲜明的风。风期,就是风期,风到来的时间。月旦,月初的时候。评,评论,评说,不包含任何褒义或贬义地看待。

这两句在说,当时政治的形势,到处在抓人,有名的读书人都遭了祸。那当中有些读书人很有风骨(峭茜风期),当时没有人敢站出来为他们直言,等到风期(风波)过去了之后,人们会在月旦评会上赞扬那些值得后人敬仰的品格和事迹。风期,和月旦,这是两个时间点,月旦的时候,风期已经过去了,理解这点很关键。钩党,和清流,其实也是有关联的词,一邪一正,截然相反,和后面的“评”字联动起来,其实就是邪不压正的意思。

尾联也不太容易理解,但了解了背景就很容易。病鹤,说的是黄晦木。病鹤借柯是化用了前人的句子,宋人苏轼有“近闻馆李生,病鹤借一柯”,宋人李璧有“周公谢傅皆尘土,病鹤闲来借一柯”,意思是生病的仙鹤沦落到要向人乞讨的地步。黄晦木本应该是受人尊敬的名流之士,如今却过着栖栖遑遑的日子。羽毛如雪照人明,是说黄晦木不向敌对势力屈服的精神感染着周围的人。比较有意思的两个字,清流的“清”和照人明的“明”恰好对应着“清朝”和“明朝”,再加上诗本身就在喻指明清更替的事情,也不怪了康熙后来兴起的“文字狱”。

理解了这首诗的意思,我们再来看看金庸是什么意思。鹿鼎记第一回,说的就是明朝刚灭亡不久(查慎行写诗之前),雍正时期发生的一起“明史案”,本质和“文字狱”是一个类型,不同的是,“文字狱”的罪名是以谐音、谐义、谐形的文字来发表对清朝明朝的看法,“明史案”则是史书编年沿用了明朝的历法,在明灭亡后依然不改用称,称呼清朝仍为满国(带敌对、歧视意味),因此触怒了皇权。金庸引用查慎行的这句“纵横钩党清流祸,峭茜风期月旦评”,除了诗句本身的意思,也包含了金庸自己的意思。

什么意思?角度不同带来的含义不同。查慎行对黄晦木,说邪不压正,终能大白。金庸是对谁?对小说?对读者?对他的另一位同姓先祖。

小说里第一回,金庸描写到的人物中还有一位金庸的同姓本家,叫查继佐,号伊璜。第一回说的就是,顾炎武黄宗羲跑到吕留良的家里通风报信,引出的故事主线,庄家修订明史,贪官上告书文内容编年问题,“伊璜先生”署名在册,却因为“大力将军”暗中帮助而得脱牢狱之灾。金庸的第一回题目,说的对象就是同为查姓的查继佐。历史上,这件事是真实发生了的,查继佐参与明史校对,并署名在册,却是活下来的仅有几人。正史认为,查继佐是检举明史有功,出卖了同志党羽,从而得脱牢狱,而《聊斋志异》和一些民间传言却提到,是大力将军暗中帮助所致,但查继佐却在自述的《查继佐年谱》中自己否认,“‘葛如,方布衣野走,世传余有一饭之恩,怀之而思报。其实无是也。’是则公在时已传其事,故公为之辨”。

查继佐和查慎行和同时代的人物,属于同里同姓,是不是同宗不知(未必是金庸先祖)。查继佐是好是坏,是忠是奸,因为一个明史案而令人不得知。后来,查继佐把已被列为禁书的《明史》改名《罪惟录》,偷偷流传了下来,直到清朝灭亡,辛亥革命之时才得以重见天日。罪惟录,其名意为“获罪惟录书”,也有孔子“知我罪我,其惟春秋”的意思。

查继佐的一生埋没在明清交汇的历史漩涡里,只留下几部典籍,和一个似忠似奸的名字。金庸在后来了解这一段历史时,应该是想些什么呢?为先祖正名?相信还是质疑?鹿鼎记为什么要讲述这样一段故事呢?一个现代人,在他迈入暮年之时,追本溯源地讲述一段相隔几百年的故事,或许仅仅是为了公布他作为子嗣来到人世而不知晓为何的答案。

峭茜风期月旦评。

谁来评呢?当然是读者,当然是后来的人。
推到展厅 礼物 打赏 赞(30) 查看   收藏(8)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 《用户条例》

评论列表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请输入飘红理由

1、飘红的版主达到两位,标题会变红;
2、加精的版主达到三位,才能显示“精”字图标。
3、飘红鼓舞士气,加精保证水平。请各位版主把好质量关。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贴子
将贴子移到
说明:因缓存的关系,贴子移动后,列表可能不会实时更新,请等待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