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 > 详情
八月长安 男  99岁
  • 注册日期:2011-05-06
  • 最近登录:2024-04-14
  • 粉丝人数:11
»个人空间    »留言板

最新帖子

【原创】再说打油诗

八月长安 发布于2023-03-18 21:55   点击:295   评论:0  
        现在人喜舞文弄墨,写个诗词的并不少,但时空变化了,能够做得形似的也属不易。因之,有人就自嘲为“打油”,也嘲別人为“打油”。打油诗的表面特点当然是通畅明白,但少了诙谐趣味就是没有“油”,少了对生活的洞见,是连打油诗也不能算的,何况打油诗很多时候仅仅是个游戏之作。
        民国时期,朱光潜先生在桐城中学读书时,和业师潘季野先生的一次对话,有助于说明这个问题。季先生举苏东坡的《寄吴德仁兼简陈季常》诗来说明苏东坡诗的豁达诙谐。诗的后四句是:
龙丘居士亦可怜,谈空说有夜不眠。
忽闻河东狮子吼,拄杖落手心茫然。
季野先生解说道,东坡居士学究天人,无远弗届,俗语成谚,内典外典,随手拈来,于滑稽中见洒脱,于豁达中见性情,真得诗圣真传,达诗之至境也,光潜,你有何心得?朱光潜先生有些疑虑的回答说,学生有一点与先生不同的看法,不知对不对,请先生指教。苏东坡才华盖世,当时确无人能比。他在有的诗词中,也表现出至性深情。这首诗形貌也确实有杜工部《饮中八仙歌》的意味,不过其谐趣出于滑稽者多,近乎油滑,它沒有落到打油诗的轻薄,全赖几分豁达來补救。依我看,最多算二流之作。学生认为,诗之诙谐,应当出于沉痛,出于对人生苦难的体会和无可奈何而终于超脫,才是一流之作。杜工部也能达此境界,而沉痛尚不能及陶彭泽,更无论东坡了。
       按朱先生的说法,东坡是枉自粉陶彭泽一辈子了。可见文学写作的高度,更多来自于写作者对于生命理解的深度,如果没有这一点,用什么都不能够补救。
       这个论说,出自读中学的朱先生,难怪有人觉得中国现代美学,朱光潜超越了王国维。在回答老师的提问中,朱先生讲了诙谐、滑稽、油滑三个格调,从美学意义来说,诙谐是一种艺术的美,滑稽最多是一种趣味,油滑则不过是一种伎俩。
       依此标准,今天很多治美学和文学批评的,不仅是审美眼光的问题,恐怕都已经是读不懂很多经典或者并不读原典。对生命的体悟更多也是赚钱多少,寿命多长吧。他们互美其美,美美与共,画地为池,互惠互利,鱼虾尽收。而我们面对的不少学生恐怕读个《静夜思》都是问题了。
推到展厅 礼物 打赏 赞(5) 查看   收藏(2)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 《用户条例》

评论列表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请输入飘红理由

1、飘红的版主达到两位,标题会变红;
2、加精的版主达到三位,才能显示“精”字图标。
3、飘红鼓舞士气,加精保证水平。请各位版主把好质量关。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贴子
将贴子移到
说明:因缓存的关系,贴子移动后,列表可能不会实时更新,请等待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