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与文史 > 详情
  • 注册日期:2021-07-04
  • 最近登录:2023-01-30
  • 粉丝人数:0
»个人空间    »留言板

最新帖子

【转载】约略记得吟者先生的几首习作——答门外谈诗

诛心者! 发布于2023-01-24 06:10   点击:132   评论:0  
转残阳血色最宜诗先生帖:

    约略记得吟者先生的几首习作——答门外谈诗
          门外谈诗先生在《删掉附录二、三、四后重发,留下这帖行不?》下跟帖说:
         “试问吟者,这十年来你写过什么诗?除了《寡妇吟》还有什么拿的出手的,无论海水还是山石,你有吗,你有什么资格嘲笑老金?”  
         未知吟者先生缘何一直未予回应,乃试着搜索一下。不搜不知道,一搜吓一跳:在这个大中华诗词论坛,根本就没搜到网名为吟者的诗友。以前曾听诗友说过,这里好像有个吟者,但其空间空空如也。不知为什么,连这样的吟者也没搜到。
         既然如此,既然此事由我残阳血色最宜诗引起,那就代为回复一下吧。
         首先,吟者也好,不才也罢,都没嘲笑过老金。那帖《删掉附录二、三、四后重发,留下这帖行不?》,不过是提议讨论一下“啊,好多的水啊!”,这句真实不,真挚不,艺术不,是诗语不?并与《诗两首》试作比较而已。删节前也不过是客观地转引了门外谈诗先生《先谈真实,再谈艺术》之核心观点,山有乔松先生对《先谈真实,再谈艺术》之驳论《先谈真实再谈艺术吗?》,以及“某诗友与某专家关于《诗两首》的屏间对话”之小标题(略去全部对话内容)罢了。窃以为,在这个诗词理论版,这应都在正常交流范围内,难道不是吗?老金把《诗两首》公开贴到诗词理论版,还不就是提供研讨的吗? 难道还有别的解释吗?在诗词理论栏目贴出诗词类主帖,又能有什么解释呢?
         事实上,至迟早在八九年前,吟者先生便曾提出过屏间点评三个基本原则:一曰由衷褒扬,二曰善意指拙,三曰点到为止。个觉有关专家和诗友关于老金《诗两首》的研讨,完全是在这个框架下进行的,本栏也好,老金也罢,都应热诚欢迎才是。这也应是国字号诗词理论栏目应有的态度和气度吧?
         其次,必须代为郑重重申一下吟者先生的口头禅。熟悉吟者的朋友都知道,吟者先生有句口头禅,那就是:本人向来不敢称诗,一首都不敢。有时连互称诗友都感到汗颜,都觉得不好意思。这就足以说明,在吟者先生看来,他/她的诗也好词也罢,都不过是习作而已。亦即按诗写的,却又不敢称诗。
         众所周知,吟者先生这话的确公开说过不知多少遍了。既然如此,门外谈诗先生问吟者先生“写过什么诗”就无从谈起了,就无异于一个坑了,也实在有点儿孤陋寡闻了吧?
         最后,作为代答,简介一下笔者约略记得的吟者先生的几首习作,提供门外谈诗并老金先生批评指导。吟者先生曾经说过:
         他/她的诗词习作,包括篇幅较短的文论,多属临屏急就,亦即对着屏幕直接敲上去的,故此大多没留底稿。前中华诗词论坛最多,前中华风雅颂也不少,华夏诗词论坛等地零零散散地也有一些。问题是这几家诗词论坛均已关闭,加之电脑几度因黑客攻击而瘫痪甚至崩盘,以及因被无数次忽然间无端禁言而自动删帖,吟者先生的诗词习作基本上成了狗熊掰棒子——掰一个丢一个。
         吟者先生的诗词习作其实并没少写,惜乎从未出过诗词集。如果全都出版的话,怎么着也有好几本结集了。吟者曾经几度痛彻肝肠,终是于事无补。好在本人还约略记得几首,既然门外谈诗先生把话撂在那儿了,那就凭着大致记忆,简单地贴来几首献丑吧。尽管吟者先生全都不敢称诗,一律视为习作,略微献丑料也无妨,并且总可聊胜于无,总可澄清除《寡妇吟》外,还有一些并不算太差的习作吧?
         必须强调,吟者先生还曾说过多次:本人从不参加各级各类诗词比赛,也从不参加任何带有比赛性质的活动。所以,笔者约略记得的吟者先生的这几首习作,应该同样不敢与任何人的诗词作品一较高下,起码不是来显摆的。如果有人偏要如此曲解,那就未免太过狭隘了,也违背了吟者先生的本意。
         哦,对了,笔者清晰地记得,吟者先生还曾与某位首版先生说过:“不敢称交流,来学习的。”
         1、吟者先生处女作
         吟者先生亲口说过,他/她是2012年春节期间开始自行学诗,同年端午前夜注册进入前中华诗词论坛的。端午当日便帖发《端午杂咏》五首,应属吟者先生处女作。笔者约略记得,其中三首属七言四句,另外两首属五言四句。印象中,三首七言大致如下:
    端午杂咏之一
    本具经天纬地才,奈何投入汨罗怀。
    欲拈粽子思屈子,不尽哀愁汩汩来。
    端午杂咏之二
    千古奇冤万古哀,是非功罪自黑白。
    朝纲当有公卿振,何事喋喋怨楚怀。
    端午杂咏之三
    天公何事不风云,贻害时人无病吟。
    千载汨罗犹淌泪,问君岂忍亵诗魂?
         2、吟者首发《端午杂咏(五首)》之后,便开启了临屏急就乃至屏间步韵模式
    七绝 思乡
                         ——读《江畔夏晨》有感
    离雁幽栖顾影怜,故园回望又经年。
    凭君一管生花笔,顿遣乡关到眼前。
                          壬辰年五月初六
    也咏荷叶仰卧之蛙
                      ——次韵《再咏荷叶仰卧之蛙》
    拜地拜天还拜钱,何如仰卧享清闲。
    百十金蚪怀新岁,三五银蛙忆旧年。
    雁唳声中匿诳语,荷风阵里露真颜。
    箴言岂必凭人问,自在神仙自在谙。
                          壬辰年五月初七
         印象中,寒江听雪先生还曾置顶评曰:“极为深邃”,并曾引起一场轩然大波,结果由于误会,吟者先生上网第三天,便因次韵《再咏荷叶仰卧之蛙》而被前中华诗词论坛禁言了。后又解开,暂且不表。
         3、曾被诗友戏称为“神蝉”与“天竹”的《咏蝉》和《咏竹》:
    咏蝉
    清露堪为酒,秋来酿几多。
    垂緌云树里,独愿与天酌。
    咏竹
                      ——步韵木影先生
    修竹数寻短,清气万竿长。
    今欲扶云立,乾坤放眼量。
          4、疑似与《寡妇吟》多少有些关系的两首五言八句(忘记题目了)
    日明伤昼永,月满叹春闲。
    解醉凭茶力,消愁借酒权。
    有心催雪鼓,无处寄云笺。
    夜夜梨花雨,潸潸落枕边。
    风疏庐下暖,雨骤院中寒。
    白昼扶窗立,清宵抱枕眠。
    雁鸣心欲静, 鸦噪意犹烦。
    众鸟皆栖矣, 孤鸿独怆然。
          这两首首发时既未飘红,更未加精。因为有版主认为,飘红、加精得匀乎着来,不能可着个别人。
           5、乘公交车、看人砍树时引发的两首七言四句
    无题
    街头景树逞方圆,脊断膝弯貌已残。
    但使留得魂魄在,招摇如是料应难。
    病树吟
    枝枯叶败干成空,何事连年养蛀虫。
    病入膏肓愁扁鹊,只求无雨又无风。
           6、两首被赞为明显出新的七言四句,一咏西湖,一悼屈子
    一带金屏镶碧湖,游人妙赞五车书。
    可怜尽是凡胎眼,不识龙王掌上珠。
           据说,尾句乃是当时临屏急就第一感,其实起承两句显然还有优化调整余地。
    瑟瑟阴风寒意侵,灵均长跪汨罗滨。
    一声怒吼向天问,哪片云儿知我心。
           吟者自解:当时吟罢第一句便周身发冷,直打哆嗦,主要是阴风二字受不了。
           7、在西部诗声时的两首七言四句,前者被推精,后者引发连锁删帖,险被禁言
    梦游寒山寺
    久仰寒山一梦游,钟声不复旧时幽。
    江枫犹挂前唐月,却换昏鸦噪晚秋。
           这是一首步韵燕赵诗声某首版的临屏,结果导致该首版误会而被沉底,改发西部诗声后被推精。

    神器
    贯入云天万里长,金鸡独自立斜阳。
    一朝雄起凌霄外,敢向瑶池去垦荒。
          这是一首临屏题图,吟咏象形山图片。老枪先生原作被飘红,吟者此作却被大白诗话挟私报复。
           8、另有一首七言八句《学诗有感》的尾联曾经受到强烈质疑,渔艇丽人大姐出面跟帖“转结诗意无穷”,才算平息风波。
    学诗有感
    ......
    ......
    字到穷时堪表意,句逢工处可含情?
    焉得几许味外味,却道一吟双泪盈。
           还有一首学诗有感类五言八句尾联为:
    ......
    ......
    ......
    但愿纤纤树,生发一两枝。
          吟者先生曾把前者颈尾两联和后者尾联推荐给真正有志于为诗的朋友和老来学诗者,主要是推荐一种心态。在此不妨推荐给老金和门外谈诗。
           9、《寡妇吟》不过普通飘红之作而已,从未加过精。不过这首七言八句乃是用的曲笔,至今无人能解倒是实情
    寡妇吟
    日侍瓶花兀自珍,东君何事敛芳辰。
    惊闻户外枝头闹,忍见镜前鱼尾深。
    劲草堪迎金埒马,落英空醉玉楼人。
    料应无计留春驻,一俟蕊开急掩门。
           颈联显系化用,毕竟化出了新意,且与通篇有机融合。关键之关键在于,这首《寡妇吟》究竟表达了怎样的思想感情呢?门外与老金不妨试解。

           10、吟者的所谓写实之作也有不少,不过不是像老金那般写实,而是托付意象。比如这首普普通通、中规中矩却很有名的五言八句《所见》
    所见
    芸芸老小孩,挤破赛诗台。
    不冀儿孙孝,但求平仄乖。
    汝称吾李杜,吾谓汝元白。
    谁敢煞风景,须臾唾满怀。
           另外,直接采用白话口语的时候也曾有过,不过极少。比如一首咏小草的无言四句的转结两句就是这样的:
    ......,......
    有您无所谓,没我不成春。
          印象中,有诗友曾经赞曰:“有您无所谓,没我不成春”堪称金句也。实不相瞒,我也觉得这两句貌似大俗,其实不俗,个中原委,不说也罢。

          惜乎吟者2012年6月23日发表处女作,同年8月1日建军节便斗胆贴出了那首《亮剑——为新韵诗词护航》,此后逐渐不务为诗填词之正业,而把大把大把的时间精力拿去打水漂做无用功了,这个倒也是实情。
          尽管如此,尽管吟者先生一首也不敢称诗,但是,以上习作,若是拿到大中华诗词论坛诗词理论栏目来学习与交流,应该基本上还是拿得出手的吧?老金先生的《诗两首》拿得,这几首习作显然也应拿得吧?不求“平平道来,何等笔力,不言志而志自明”之盛赞,提供批评指导还不行吗?
         
          当然,作为习作性的半成品,以上不少篇什显然都还有进一步优化调整的余地,只是吟者先生疑似实在顾不上,否则缘何一直未予进一步优化调整呢?那就恭请门外谈诗先生、老金先生以及列位方家多多指教吧。只要是为让诗更好,点评意见轻些重些全没关系,直接砖头瓦块招呼也未尝不可。各位请吧!
          方才注意到某高管的《这首诗写得非常真实,它好吗?及其它》,直言老金的《诗两首》“除了不具备诗的审美特质与通篇大白话外,最大的缺点是缺乏人文关怀”,总算为这个国字号诗词理论栏目挽回些许颜面。还是那句话,这里毕竟挂着个诺大的国字号招牌,有人向情当然可以,可终究还得向得了理吧?
         林先生披露的实质性背景资料早已大白于天下,那种局面真的不宜继续下去了呀!须知,连同诗社在内,大中华也是涵盖了大半个中国,这就不是哪几个人闲着玩玩的事情了,而是牵涉到整个民族诗词文化了呀!国字号诗词理论版纵然不以问题为导向开展扎扎实实的诗词学术研讨,总有个宏观导向问题吧?
         说实在的,若是未见《这首诗写得非常真实,它好吗?及其它》,笔者这帖还真不敢再往这个诗词理论栏目贴发了呢!哦,吟者先生另外两首无言八句中还曾各有这样一联:“酒瓶装水终非酒,诗皿盛文不是诗”、“月下不曾读史记,人前竟敢论春秋”。还有不少,恕不一一。就以这样两联与二公共勉罢!
          哦,忽又想起一首,印象中,应是吟者先生2012年6月下旬初入前中华诗词论坛时步韵西岭雪大姐的。似可作为吟者对当年正如日中天的中诗学会的根据地——前中华诗词论坛“老气横秋、死气沉沉”第一印象的注脚,也可提供门外谈诗先生并老金先生等人乃至贵国字号参考,那就干脆以此作结吧:
    无题
                             ——步《习梅有题》韵
    仙人佛鬼俱难寻,一脉诗山飞又临。
    无觅风骚埋骨地,未知屈子怨何深?
          哦,忽又想起个这,应是吟者先生当年屏间寄望于新声旧韵诗友的:
    寄友
    古文白话百年思,国粹传承须赖痴。
    梦里依稀吟好句,枕边流淌几行诗。
    推到首页 礼物 打赏 赞(1) 查看   收藏(0) 查看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 《用户条例》

    评论列表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请输入飘红理由

    1、飘红的版主达到两位,标题会变红;
    2、加精的版主达到三位,才能显示“精”字图标。
    3、飘红鼓舞士气,加精保证水平。请各位版主把好质量关。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贴子
    将贴子移到
    说明:因缓存的关系,贴子移动后,列表可能不会实时更新,请等待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