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详情
  • 注册日期:2021-12-28
  • 最近登录:2022-11-24
  • 粉丝人数:0
»个人空间    »留言板

最新帖子

八咖咏莲

飞虹桥 发布于2022-11-24 23:10   点击:51   评论:0  
郴州奇秀甲南服,是耶?否耶?

    前言
      近日读到一篇文章《游天飞山记》,第一句话就把我镇住了:“郴州奇秀甲南服”。 古代王畿以外地区分为五服,故称南方为南服。人们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桂林也属于南方,按作者的这个说法,岂不是“郴州山水甲桂林”?
      话不能乱讲,总要有事实依据吧。结果作者真就拿出了郴州的一个地方进行介绍。这个地方就是郴州的天飞山,现在叫喻家寨。他当时称白莲池,他用了很长的篇幅、很多的词藻进行赞美。
      接着介绍喻大受当时在山上建设书堂的情况“以白云为盖,青岫为篱,友我松桂,餐我莲萸,挹清露濯甘泉,翱翔自得,哦山高水长之什。”
      喻大受就是喻家寨最著名的人物喻国人。字大受,号春山。明崇祯十五年1642举人。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是1650年的秋天,喻国人以极简的方式,最环保的办法建设书堂。
      建书堂的目的,是“哦山高水长之什”,也就是吟唱前人在这里写的山水文章。
      那前人又是谁?山水文章描写了哪里的风景?
      作者在文章中明确指出了:“师友韩昌黎、周濂溪、杜少陵、张南轩、秦少游、米襄阳、沈云卿、王少伯诸先生,赓歌继响,白莲池声施为何如也?”
      作为实证,他还记录了自己从北到南、从东到西所看见的风景,确实不如白莲池这座山美丽。
      这哪是南方第一呀,这简直就是全国第一。
      等等,这位作者是不是为了讨好喻国人,或者是对历史不清楚,在文章里胡乱写几个著名文人的名字?
      我查了下作者的资料,袁嵩年,比喻国人考取举人还早三年,也就是1639年就考取了举人,相比喻国人,他考取的时间更早。
      这还不是他最牛的,最牛的是他家庭,他的三个伯伯“三袁”。
      “三袁”是明代后期公安派代表作家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的并称。明末辽东也有三袁并称,他们是袁崇焕、袁可立、袁应泰,故又有前者“文三袁”,后者“武三袁”之说。
      袁嵩年系“三袁”——袁宗道、袁宏道、袁中道 同父异母弟袁安道次子。
      如此个人成绩和家庭背景,容不得我对他的文章有半点怀疑。那就去查找、阅读一下这八位大文人写的白莲池的文章。
      将韩昌黎、周濂溪、杜少陵、张南轩、秦少游、米襄阳、沈云卿、王少伯等八人按出生日期排序如下:
    一、沈佺期(约656年— 约715年),字云卿。
    二、王昌龄 (698年—757年),字少伯。
    三、杜甫(712年— 770年),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
    四、韩愈(768年-824年12月25日),字退之,自称“郡望昌黎”。
    五、周敦颐(1017年—1073年),字茂叔,号濂溪。
    六、秦观(1049年— 1100年),字少游。
    七、米芾(1051年-1107年),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自署姓名米或为芈,祖居太原,后迁湖北襄阳。
    八、张栻(1133年——1180年)字敬夫,后避讳改字钦夫,又字乐斋,号南轩。

    一、 沈佺期的《神龙初废逐南荒途出郴口北望苏耽山》
       沈佺期生活在武则天时代。
      沈佺期在19岁的时候考中进士,在之后三十年来里,为官生涯一帆风顺,备受武则天的赏识。在仕途平稳期,是他诗歌创作的第一个阶段,这时的诗以应制诗为主,诗歌表现出齐梁遗风,诗风以艳丽为特色,内容以歌功颂德为多。
    第二个阶段,是沈佺期政坛最不得意的时候。他因“考功受贿”被弹劾入狱,后又受到二张兄弟牵连,被贬至岭南。
    沈佺期遇赦北归,他闻讯自然高兴,在其诗歌中表达自己北归迫切的心愿。在北归的路途中,他又借物抒情,此时的心情没有了沉重,体现出一丝丝的喜悦,同时对自己的境遇与前途进行深思。《神龙初废逐南荒途出郴口北望苏耽山》就是此时他”废逐南荒“时写的。
    少曾读仙史,知有苏耽君。
    流望来南国,依然会昔闻。
    泊舟问耆老,遥指孤山云。
    孤山郴郡北,不与众山群。
    重崖下萦映,嶛峣上纠纷。
    碧峰泉附落,红壁树傍分。
    选地今方尔,升天因可云。
    不才予窜迹,羽化子遗芬。
    将览成麟凤,旋惊御鬼文。
    此中迷出处,含思独氛氲。
      出郴口北,望的苏耽山,写的就是喻家寨的仙台山。因为”红壁“,指的就是丹霞地貌,郴州市区是没有的,要到许家洞镇才有,也就是喻家寨这一片。
      沈佺期应该是最早写诗记录喻家寨仙台山的诗人。
    二、王昌龄的《出郴山口至叠石湾野人室中寄张十一》
      王昌龄生活在开元盛世。
      王昌龄是著名边塞诗人。他开元十五年(727年),进士及第,授校书郎,任汜水县尉。参加博学宏辞科考试,坐事流放岭南。开元末年,返回长安,授江宁县丞。安史之乱时,惨遭亳州刺史闾丘晓杀害。
      他在从岭南返回长安时,在郴州写下《出郴山口至叠石湾野人室中寄张十一》
    槠楠无冬春,柯叶连峰稠。阴壁下苍黑,烟含清江楼。
    景开独沿曳,响答随兴酬。旦夕望吾友,如何迅孤舟。
    叠沙积为岗,崩剥雨露幽。石脉尽横亘,潜潭何时流。
    既见万古色,颇尽一物由。永与世人远,气还草木收。
    盈缩理无馀,今往何必忧。郴土群山高,耆老如中州。
    孰云议舛降,岂是娱宦游。阴火昔所伏,丹砂将尔谋。
    昨临苏耽井,复向衡阳求。同疚来相依,脱身当有筹。
    数月乃离居,风湍成阻修。野人善竹器,童子能溪讴。
    寒月波荡漾,羁鸿去悠悠。
      与沈佺期一样,王昌龄也是在出郴山口写的诗,不过,他写的不是孤山,是群山,石脉尽横亘,就是写的喻家寨、飞天山一带的丹霞地貌,诗中同样也有耆老:“郴土群山高,耆老如中州。”证明唐朝时郴州的文化或者说文明,水平不低。
      王昌龄是盛唐著名边塞诗人,后人誉为“七绝圣手”。他的“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大多数人都熟悉。但不知何因,他在郴州写的这首诗,还有《何九于客舍集》,都是用的五言格式,推测因为是叙事诗,用五言格式,比用七绝的格式写起来更顺手一些。 

    三、杜甫的《奉送二十三舅录事之摄郴州》
      杜甫后期生活在安史之乱时期。
      由于时代不稳,再加上只会写诗,还没有稿费。其他的谋生手段也不是很多,杜甫生活一直不是富裕,从他在成都写下的《茅屋为秋风所破歌》就可以看出。
      在写了这篇文章以后,杜甫离开成都,碾转于乐山、宜宾、重庆、云阳等地,最后在奉节得到夔州都督柏茂林的照顾,为公家代管东屯公田一百顷,做了一个小小的园官,在这期间,他租了一些公田,买了四十亩果园,还雇了几个雇工干活。
      在奉节的这段时间,杜甫创作了很多传世经典。如我们都学过的《闻官军收河南河北》,内有“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表明他想回家了。
      大历三年(768年),杜甫因思乡心切,便离开奉节,决定回到巩县老家。
      然而,杜甫在回老家的路上,才走到岳阳就把盘缠用完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去到湖南找好朋友借钱。倒霉的他遇上了臧玠在潭州(长沙)的作乱,朋友没找到。
      没办法,杜甫只能去到郴州,投靠自己的舅父崔湋。一路艰辛,杜甫由耒阳到郴州,从舅父处借到回乡的盘缠后,又再次向北。
      但这一路上的颠簸,让杜甫很是不适。大历五年(770年)冬,杜甫在由长沙往岳阳的一条小船上去世。时年五十九岁。
      因为这一路的颠簸,杜甫也没心思在郴州写诗。
      但是,此前在送舅父去郴州赴任时,曾写有《奉送二十三舅录事之摄郴州》,算是有了一首关于郴州的诗:
    贤良归盛族,吾舅尽知名。徐庶高交友,刘牢出外甥。
    泥涂岂珠玉,环堵但柴荆。衰老悲人世,驱驰厌甲兵。
    气春江上别,泪血渭阳情。舟鹢排风影,林乌反哺声。
    永嘉多北至,句漏且南征。必见公侯复,终闻盗贼平。
    郴州颇凉冷,橘井尚凄清。从役何蛮貊,居官志在行。
      此前,杜甫并没有来过郴州,但从诗中可以看出,他对郴州的情况很熟悉,表明杜甫知识渊博,也表明郴州当时的知名度比较高。

    四、 韩愈的《古意》
      大历三年(768年),杜甫急着从奉节归家的时候,韩愈大文豪急着来到了这个世界。
      韩愈肯定是到过白莲池的山下,登没登顶,不确定。
      他曾经三次经过郴州去往广东。805年,韩愈在郴州时,最想去的地方,就是郴州城北的喻家寨。这里山很陡峭,他觉得跟华山一样险,华山叫太华山,他就称喻家寨为太华峰。他体型较胖,上没上去?不确定。同行的人肯定有上去了的,韩愈吃着藕片,写下了《古意》这首诗:
    太华峰头玉井莲,开花十丈藕如船。
    冷比雪霜甘比蜜,一片入口沉痾痊。
    我欲求之不惮远,青壁无路难夤缘。
    安得长梯上摘实,下种七泽根株连。
      文章写于805年秋天,在《昌黎先生集》卷三中,诗的排序依次为“古意、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谒衡岳庙遂宿岳寺题门楼、岣嵝山、永贞行、洞庭湖阻风赠张十一署、李花赠张十一署、杏花”,是严格按时间和地点进行的排序,从郴州到衡阳,再到荆州。据此推断,太华峰是韩愈在八月十五之前去的喻家寨。诗文中的“下种七泽”, 七泽,相传古时楚有七处沼泽。后以七泽泛称楚地诸湖泊。现在喻家寨的摩崖石刻上,还有“太华峰”三个大字,这是后人知道韩愈将这座山命名为“太华峰”,所以才刻上去的。
    如果说,前面的三位诗人是远观喻家寨仙台山的话,那韩愈是第一个记录白莲池近景的诗人。也是第一个称呼白莲池所在的山为太华峰的诗人。

    五、 周敦颐的《爱莲说》
      韩愈离开郴州二百多年后,1046年,周敦颐来到郴州。与韩愈路过郴州不同,周敦颐在郴州当了四年的知县。
      天下没有神童。与周敦颐同时代的王安石就为此写过一篇《伤仲永》的文章,当然天下确实有聪明一些的儿童,那也仅仅只能是指学习能力更强一些。
      任何人的正确思想,都只能是从老师的传授及书本中学习基本的知识,再通过自己的实践和思考,才能得来自己的正确思想。周敦颐也不例外。
      周敦颐出道后,也犯过错。但他在试错过程中,从许仲容身上,学到了对原则的坚守;从彭思永身上,学到了“人生的自由”,不刻意追求荣誉和口碑;从王逵身上,学到了如何对事业的执着;来到郴州,又从李初平身上,学到了如何礼贤下士,平等待人(详见拙文《千年往事在眼前》)。可以说,郴州,是周敦颐“三观”形成的最后时刻。有了正确的“三观”,还要有“药引”,“药引”就是白莲池的莲花。站在山顶,面对蓝天白云,峻岭激流,还有白莲池中静静开放的莲花,只有如此美好的场景,加上作者高尚的人格,才配写得出《爱莲说》这种千古名篇: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晋陶渊明独爱菊。自李唐来,世人甚爱牡丹。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予谓菊,花之隐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贵者也;莲,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爱,陶后鲜有闻。莲之爱,同予者何人?牡丹之爱,宜乎众矣!
    六、 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
      如果提出一个问题:“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是谁写的诗词,估计很多的郴州人都能回答出来。如果提出另一个问题:“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是谁写的,估计不管是郴州人还是外地人,都很难回答出来。
      其实这两句词,都来自秦少游的词,而且都是在郴州写的词。前一句出自《踏莎行·郴州旅舍》,这里不表。我们在这里讲第二句的出处:秦少游的《鹊桥仙·纤云弄巧》,以及诗词背后的故事。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是一首咏七夕的节序词,借牛郎织女悲欢离合的神话故事,讴歌了真挚、细腻、纯洁、坚贞的爱情。上片写牛郎织女聚会,下片写他们的离别。全词哀乐交织,熔抒情与议论于一炉,融天上人间为一体,优美的形象与深沉的感情结合起来,起伏跌宕地讴歌了美好的爱情。此词用情深挚,立意高远,语言优美,议论自由流畅,通俗易懂,却又显得婉约蕴藉,余味无穷,尤其是末二句,使词的思想境界升华到一个崭新的高度,成为千古佳句。
      关于此词的创作背景,扬州大学教授刘勇刚认为,此词是秦观为寄情长沙义倡而作,写于湘南郴州,时间是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的七夕。绍圣三年(1096)春,秦观从监处州酒税削秩编管郴州,长沙是必经之路。关于长沙义倡,洪迈《夷坚志补》卷二有较详细的叙述:“义倡者,长沙人也,不知其姓氏。家世倡籍,善讴,尤喜秦少游乐府,得一篇,辄手笔口咏不置”,秦观南迁,取道长沙,访潭土风俗,邂逅了这位艺妓。秦观观其姿容既美,出语真诚,遂亮明身份,艺妓又惊又喜,殷勤款待少游,遍歌淮海乐府。秦观与她缱绻数日,临别之际,艺妓表达了侍奉左右的心愿。秦观答应她,将来北归重逢,便是于飞之日。一别数年,秦观竟死于广西的藤县。艺妓行数百里为秦观吊孝,哀恸而死。艺妓的故事,“湖南人至今传之,以为奇事”。洪迈提到常州校官钟将之感其事,为艺妓作传,名《义倡传》。当时秦观贬谪的路还要往南走下去,他与长沙歌女不得不洒泪而别。到了郴州以后,秦观日夜思念他的恋人,但戴罪之身,人命危浅,相聚又谈何容易。其实《踏莎行·郴州旅舍》最后两句“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的沉重叹息也包含了对长沙艺妓的长相思。绍圣四年(1097)七夕,秦观在郴州写下的这首《鹊桥仙》,借牛女双星的鹊桥相会寄托了他对长沙歌女的恋情。
    七、米芾的《踏莎行·郴州旅舍》石刻
      苏仙岭白鹿洞“三绝碑”艺术价值颇高,是我国文学艺术上的瑰宝。这个由北宋词人秦观创作以及北宋文学家、书画家苏轼写跋,北宋大书法家米芾用毛笔写下来的《踏莎行·郴州旅舍》,世称“三绝”。南宋咸淳二年(1266年)郴州知军邹恭将“三绝”翻刻在苏仙岭白鹿洞的石壁上,史称“三绝碑”。
      很多人对“三绝碑”一事提出质疑,认为米芾没有亲自来过郴州,秦观的词也是托别人给他的,米芾将“三绝”写好后也是托别人带到郴州,总之米芾就是没到过郴州。那么,究竟米芾来没来过郴州呢?
      在相距苏仙岭白鹿洞“三绝碑”一百多公里外的临武县南强乡凤岩村临武古驿道旁的凤岩溶洞里也发现了北宋大书法家米芾的亲笔真迹题刻“秀岩”两个大字,并有米芾的亲笔落款——襄阳米芾书五个字。临武县志记载宋嘉定五年(1212年)由当时南宋临武县令王淮将米芾书“秀岩”两字摹于凤岩溶洞左侧的石壁上,以致使此洞易名,凤岩溶洞改称秀岩溶洞(秀岩溶洞的地理位置是在临武县南强乡凤岩村边上去广东省连州市的古驿道旁,历史记载唐宋八大家之首的唐代文学家、哲学家韩愈贬为广东阳山县令,唐代文学家、哲学家刘禹锡贬为广东连州刺史时他们去上任都是走这条古驿道的)。正是由于在临武县境内再次发现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的真迹题刻,为我们重新研究米芾创作“三绝”的历史背景起到了重要作用。
      米芾在郴州市境内的两处真迹题刻的时间都是在南宋1212年、1266年,也就是说在郴州市境内的这两处米芾真迹题刻是米芾去世105年和159年以后的事情了,而且操办此事的两人都是南宋时期的人,也就是说当时“秀岩”两字的翻刻人临武县令王淮和郴州市苏仙岭白鹿洞石壁上“三绝碑”的翻刻人当时的郴州知军邹恭两人根本就没有见过米芾本人,也就是说米芾本人不可能亲自留下墨宝被他们两人收藏(说明一点两人都是政府官员,而且他们在书法上都应有很深的研究,特别是对米芾等书法名家的书法很有研究)。
      从时间方面研究得出只有以下几个原因成立,1100年秦观去世后米芾才到的郴州,米芾从今天的广东连州北上时到过今天的临武县城(路过凤岩溶洞时他应该亲自去看了美丽的凤岩溶洞)和郴州市,也应该是同一时期,并在当时的临武县政府部门留下了自己的墨宝“秀岩”两字。在北上路过郴州时米芾得到了秦观在郴州写的词《踏莎行·郴州旅舍》并带回到北宋的都城开封。米芾得到秦观在藤州去世的消息后,将他在郴州得到秦观写的那首词,告诉了好友苏轼(秦观的老师),因而才会有苏轼为秦观《踏莎行·郴州旅舍》这首词写的跋(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写完跋后不久1101年苏轼也去世了,更进一步说明米芾很快得到了苏轼为秦观这首词写的跋,尔后米芾很快创作了“三绝”以至很快传到了郴州。由于米芾在书画界名气很大,以致米芾去世一百多年后被南宋郴州境内的两个地方官员发现他的墨宝,并叫人在两地的石壁上翻刻了米芾的墨宝;临武的“秀岩”真迹题刻比郴州苏仙岭白鹿洞的“三绝碑”真迹题刻也还要早54年。
      综合各种信息分析,可以充分肯定北宋著名书法家米芾于1101年中的某个时期从北宋的都城河南开封因公到南方广东等地考察民情,顺便带着好友苏轼的嘱托寻找、看望他贬在南方怀才不遇的弟子秦观。根据米芾创作的“三绝”内容判断他也应该到了广西藤州,米芾的行为方向有很强的目的性,他到过的有些地方也是秦观遭贬生活过的地方。米芾过临武到郴州很大因素是要完成好友苏轼之托寻找、看望他的弟子秦观,最后米芾从今天的广东连州市境内走著名的临连古驿道进入郴州市临武县,并在临武留下了墨宝“秀岩”两字,同时路经郴州时得到了秦观在郴州所写的《踏莎行·郴州旅舍》这首词,为他创作“三绝”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秦少游词,东坡居士酷爱之,云:少游已矣,虽万人何赎。芾书。

    八、张栻的《郴学记》 
      乾道元年(1165),湖南郴州爆发了李金领导的农民起义。起义军连破郴州、桂阳两城,南宋朝廷为之惊慌。立即从前线调兵,并派湖南安抚使刘珙前往清剿。刘珙邀请在宁乡巷子口丁尤的张栻出山,辅佐其平定了李金的叛乱。
      事情其实在前一年就已经发生。隆兴二年(1164)冬,宜章人李金领导太平、长宁两乡(今黄沙乡、笆篱乡、栗源乡、岩泉乡、天塘乡、白沙圩乡、莽山乡一带,宜章人统称之为下乡)的万余农民举行起义,一举挥戈南下,攻入广东的英德、韶州、连州、德庆、肇庆诸州府;往西夺取广西梧、贺二州。
      乾道元年(1165)三月,李金率部回师湖南,分兵两路出击,李金率领一路攻克宜章县城,挥师北上,打败衡州常宁县的援军,攻下桂阳军,在继续北上途中,被瑶人李昂霄率领的壮丁所阻,折回东向,进攻郴州。五月,起义军攻克郴州城。六月十三日,李金在郴州遭官兵内外夹击,兵败西撤。七月,与杨钦战于桂阳,起义军将领田政、尹宽战败牺牲。八月四日,李金率部与官兵大战于龙冈,后来李金见大势已去,急率部分义军退至莽山。八月七日,官兵突破防线,攻入山寨,李金、黄谷因部属曹彦、黄珙叛变而被俘,英勇牺牲。
      平判成功后的第二年,即1166年,长沙的岳麓书院重修建成,原在长沙城南书院讲学的张栻,应邀到河西岳麓书院讲学,开始了湘江两岸的来回讲学。
      与此同时,在郴州,新来的郴州教授吴镒,找到知州薛彦博、通判卢渊商议,说学校的位置太偏了,还很破旧,刚好战争把城里的一个庙打成废墟,正好可以建新学校。得到了两位领导的认可,当然,也得到了郴州城的学者、士人资助,郴州的新学校很快就建好了。
      学校建成后,吴镒亲赴长沙,请张栻为新学校写记,张栻愉快的答应并写出了《郴学记》。在送吴镒返郴时,题诗一首《送吴仲权还郴》,其中两句是根据自己早几年在郴州平判的所见而写:
    郴山足奇变,其水復清美

    后记
      八位大咖与郴州的故事和文章,除了本文记述的,还有很多。另外,也还有很多来过郴州的大咖,如“诗豪”刘禹锡等,《游天飞山记》并未提及,看来,作者袁嵩年所言不虚,八位大咖是有文章赞美过白莲池的,所以,文章的题目 就叫《八咖咏莲》,现将《游天飞山记》原文附后。

    云秋山在州北三十里,一名天飞山,又名仙台山,上有莲池,其水清洌,四时不涸,山后石穿如桥,上下俱通往来。有仙坛,为苏耽修炼处 一统志 山与酃县界,云秋水出焉

    明史地理志:
    《游天飞山记》
    明 袁嵩年
      郴州奇秀甲南服。州北行,一峰曰白莲池,境称胜丽,游心浩渺,寄情遐阻者,推其地为“清淑扶舆、灵秀特钟”。
    庚寅秋中,访喻子大受于池上,因得纵观绝巘而罄欢焉。
      琼岫嶒崚,金岸欹峩,峻挺岳谷,虚凌云谿,岑影绣错,峦翠巑㠥。群岩竞巧,长泓环抱,古今闻人,选述称详,
    予极目四望,冈陵岪鬱,瑞蔼盘旋,远山靡迤,或见或隐,络绎緾緜,亭起崒止,有如奔驰,有如蹲虎,有如舞鹤,有如蟠龙,遥原萦属,迢嶢杰竦,复岚叠嶂,如万雉墉,千仞屏,纵横联洽,渟蓄芳莲,衍溢橘池,嵸葩藻㒦,烝腾天际,临流拔芝于以涤肠浣浊,有馀适也。
      池前两山拱峙,相传为仙弈台,方若棋局,圆如棋子,鳞爪森列,光芒互烛,逍遥放浪,揖苏子于台末。折绿苹、采紫蕨,芝兰环珮,薜荔集裳,酣意肆志,坐吟长啸,陶然乐甚。
      喦之南,嘉穗秀发,清漪莹绕,翳林深境,曲径危喦,突怒巉拗,负土而出,莲叶层拥。环翼前峰,郴水迤逦徊拱,太华烟光,舄履岚蔼,襟袖引薰,风凌灏气,披览胜概,游人忘倦,题记纍纍,洵足发珠玑之光,剖空同之液。
    纡折而东,崇台茂林,霞气入野旷芜绿畴捧烟出俗。洞关雄踞,紫霄耸峙。春风草绿,嘤鸣求友;秋日林静,登高赋诗,山无俗具,石有别骨。
      北瞻洪崖,苍莽蓊蔚,丰林玿滞,侧据横出,垂松扶疎,纤草繁茸,山空鸟静,鹤唳猿啼。既邃既僻,亦斜亦整。席石而坐,土牀石枕,恣兴泳游,别成一观。
      迨峰遶径,仄瞪盼西,阿嶊崣崛,嵂涂危梯,绝游迹罕,至中有隩,区容受百人,俯仰辽邈,石干嶙峋,喦虫墅蝉,和鸣雍雍。阴晴朝暮。寒睻代谢,栖迟此中,杖灵寿而,盟秋鸿尚,复知天壤,閒有乐地乎?周环东驰,扳墱野望,则林荟隆㠍,修柯业窅,石桥横渡,冰窟中开。玲珑星悬,磊砢鹏负,皓壁暠曜,吐纳日月,鸿洞电烻,卷舒烟雨,廓乎有容,光入无始,谁与点晴,闢此天目,将呼山灵。
      探骊珠圯下拾履,黄石授书,往事犹有存者,于戏映翼轸而踞湖岳,嵌空积石,盘屈百里,首尾变幻。不可殚诘。
    喻子殿邦大受,起而开拓,慧悟崭划荆磎,行洁趾踔,屹然独立,结书室于池左,勿翦勿蒰,以白云为盖,青岫为篱,友我松桂,餐我莲萸,挹清露濯甘泉,翱翔自得,哦山高水长之什。
      师友韩昌黎、周濂溪、杜少陵、张南轩、秦少游、米襄阳、沈云卿、王少伯诸先生,赓歌继响,白莲池声施为何如也?
      余自别燕台西山而来,次其道涂,所经涉济洛,望华嵩,景仰泰岱,顾瞻大河;登眺钟阜,浏览匡庐,乏太湖,越苍海,游四明,从容天台雁荡,閒纡徊武夷罗浮诸名胜,繇岭踰郴,极嵯峨崎岖,陵隰緜渺,鸟道云栈,饱习为日用家玩。
      今借大受兄若弟,据潜龙巅,游栖凤林。陟冈瞩岳,凭栏挹流。飘逈者,如游蓬岛;潆洄者,如领仙音,蹑云干秀。山水怡我情,良友怡我性,特镌于石。所以志兹游之快,且与山中诸君子交,砺不朽也。
    推到首页 礼物 打赏 赞(2) 查看   收藏(0) 查看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 《用户条例》

    评论列表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请输入飘红理由

    1、飘红的版主达到两位,标题会变红;
    2、加精的版主达到三位,才能显示“精”字图标。
    3、飘红鼓舞士气,加精保证水平。请各位版主把好质量关。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贴子
    将贴子移到
    说明:因缓存的关系,贴子移动后,列表可能不会实时更新,请等待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