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论诗与文史 > 详情
碎玉201808 男  64岁
  • 注册日期:2018-08-14
  • 最近登录:2022-11-29
  • 粉丝人数:193
»个人空间    »留言板

最新帖子

【原创】谢灵运其人其事之二

碎玉201808 发布于2022-11-24 13:17   点击:66   评论:1  

    二、谢灵运的诗、赋、文
      谢灵运的诗文全集在古诗文网上能查到一百四十九篇。谢灵运出身名门,兼负才华,但仕途坎坷。为了摆脱自己的政治烦恼,谢灵运常常放浪山水,探奇览胜。谢灵运的诗歌大部分描绘了他所到之处的自然景物,山水名胜。其中有不少自然清新的佳句,如写春天“池塘生春草,园柳变鸣禽”(《登池上楼》);写秋色“野旷沙岸净,天高秋月明”(《初去郡》);写冬景“明月照积雪,朔风劲且哀”(《岁暮》)等等。从不同角度刻画自然景物,给人以美的享受。谢灵运善于用富艳精工的语言记叙游赏经历、描绘自然景物,多有形象鲜明、意境优美的佳句,对唐代的诗歌发展有一定的影响。谢灵运的诗歌虽不乏名句,他的诗文大都是一半写景,一半谈玄,仍带有玄言诗的尾巴。但尽管此,谢灵运以他的创作极大地丰富和开拓了诗的境界,使山水的描写从玄言诗中独立了出来,从而扭转了东晋以来的玄言诗风,确立了山水诗的地位。从此山水诗成为中国诗歌发展史上的一个流派。唐朝大诗人李白对谢灵运颇为推崇,曾有"吾人咏歌,独惭康乐"之句。谢灵运是第一位全力创作山水诗的诗人,山水是谢灵运创作的永恒的主题,也是他生命中的主旋律。在谢灵运之前,山水诗是以写意为主,描写物象只是从属地位,即所谓诗者,感其况而述其心,发乎情,而施乎艺也!诗以情为主,景为客。而直到谢灵运出现,山水诗的写法才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他在诗中精细地捕捉山水景物的造化之境,让山姿水态真正地站起来,活起来。  1、谢灵运的诗
      谢灵运现存诗一百余首,其中38首可称得上是较为完整的山水诗。《隋书·经籍志》所录谢灵运著作36卷,已佚,除《晋书》而外,尚有《谢灵运集》等14种。《谢灵运集》19卷(梁20卷,录 1卷),北宋以后就已散佚。明代李献吉等从《文选》、《乐府诗集》及类书中辑出谢灵运的作品,由焦竑刊刻为《谢康乐集》。张溥《汉魏六朝百三家集》中有《谢康乐集》2卷。严可均的《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逯钦立的《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均有辑录。黄节有《谢康乐诗注》。因此许多首已亡佚。  东晋时代,是一个对自然山水觉醒的时代。谢灵运《过始宁墅》是山水诗的发端之作。写作背景,谢灵运因徐羡之挤排由京师外放永嘉太守,特意绕道先回到自已的出生地始宁墅。回想起从十五岁的弱冠少年至今过去“二纪”而年届近不惑的岁月,是人生中风华正茂的时期。而对“自谓才能宜参权要”(《宋书本传》)的诗人来说,却偏偏独多坎坷。特别是刘宋代晋后,一而再,再而三地“站错了队”。尽管他早已名高当时,但只是被帝王视作文学侍臣。刘宋新朝最吸引当时人的地方,即是他们的“文”,这种文并不简单限于现代学术意义上的“文学”,包括他们的艺术、修养、谈吐、家世等广义的文化层面。因此,在刘宋新朝,谢灵运被“唯以文义处之”——其实,在推崇文义这一层面上,刘氏家族都是实质性的进行,并非简单“点缀盛世”而已。然而,充满事功心的谢灵运,“常怀愤愤”。这首诗中抒发了诗人谢灵运在理想与现实冲突中的困惑不平,描绘了生我养我的始宁墅秀丽风光。同时也表达出诗人将在任期满后隐遁故园的愿望。《过始宁墅》诗主旨是说要退隐以遂素志,而骨子里却是对政敌,甚至是对他并不真正服膺的,出身寒微的刘宋王朝的傲视。这也是谢客之归隐与陶潜之退身不同的个性特征。  是全诗分三个层次,“束发”句至“还得静者便”是第一层,反复剀陈自己的心志。“剖竹”句至“筑观基曾巅”是正写过旧宅,理旧居。“挥手”以下四句表明一旦任满,将隐遁故山的愿望。他反复陈说自己少怀耿介坚贞之志,误入官场,实有违于初志而沾染了尘垢,这当然是有感于先祖高栖远祸的明智而言的;但是因为实际上这二十多年是他功业追就的失败,青云之志的摧折,所以他所说的“清旷”,就不能像乃祖功成身退时的志满意得,平和恬宁。从诗中所说二十年前初仕景状恍如昨日之中;从他用汉代名臣汲黯戆直拙于为宦而多挫折之典中,不难看出他那“清旷”之下的幽愤。所谓“拙疾相倚薄,还得静者便”,表面说的是拙宦与疾病给了自己归根复命,静居山墅,以遂初志的便利;而实际上却是这位“静者”内心不平的微妙流露。这种有激于先祖勋业与素德而以清旷出之的幽愤,是全诗一以贯之的意脉,它流注于第二层次的景物描写中,最后停蓄为第三层次那敬告乡亲,三载任满后将还山归隐的誓愿。这个誓愿发得很毒,《文选》此诗李善注云:“《左氏传》曰:‘初,(鲁)季孙为己树六槚于蒲团东门之外。’杜预(注)曰:‘槚,欲自为榇(棺木)也。’吕向注曰:‘枌槚,木名。谓乡人云:为我树此木于坟之上,无令孤(辜负)我所愿之言。’”预想归隐,而竟说到了要死后归葬,誓愿越重,正愈见出其心中的怨愤之深。
      其中“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绿”为本诗名句。这两句大意是:天边的白云环抱着清幽的山石,嫩绿的纽竹频频向清澈的水波献出妩媚娇柔。诗文着一“抱”字和“媚”字,使自然山水富有了人的灵性和美好情感。这种以拟人手法表现山水自然美的方法,不仅形象鲜明突出,而且富有强烈的感情色彩,使诗歌具有独特的意境与情趣美。全诗最可注目处有二:一是记游写景,前人都摘评“白云”“绿筿”一联的幽美,因谓谢诗多秀句而少全篇,其实不然。这二句之所以为佳,更重要的原因倒是在全景所显示出来的象中之意。诗人帆沧海,过旧山,山行曲折,水涉沿洄,历经重重叠叠的山岩峭壁与连绵萦环的水中洲渚,真所谓是重重掩抑,步步曲屈。正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际,而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眼前出现了一派崭新的明丽景象;洁白的云絮抱护着向空壁立的幽峭山岩,而山下清波涟漪,翠绿的蔓藤临岸袅娜,似少女的青丝,照镜自媚。这景象清丽中有着一种孤高之气,正渗透着诗人经历仕途风霜,企望故宅一憩心境,也正体现着他负才自傲,孤芳自赏的性格特征。论者常云陶诗景中有人,谢诗景中无人,其实又不然,细味谢诗,无一不有其人格在,只是陶诗景淡意显,谢诗则语丽情晦。刘勰《文心雕龙》拈出“隐秀”一词状六朝诗风,其源头正在谢客。诗的又一佳处是结构,全诗以大段议论抒清旷幽愤之思起,气势鼓荡,复潜注于精美绝伦的景物描写中,最后又由隐而显,发为誓愿,由显而隐之间,先以“剖竹”二句倒插,由议论挽入记游,复因美景而起营葺旧居之想,扣题“过始宁墅”,自然道入归隐旧山之誓。由此两处顿挫,遂使一气贯注中得曲屈沉健之致,而免轻滑剽急之弊。如果将《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言》,《北征》诸巨篇与此诗对读,就可发现,杜甫之体,其实轫于谢客。《昭昧詹言》拈出,谢杜韩(愈)黄(山谷)为一脉相承,洵非虚言。
      谢灵运《过始宁墅》明显可见中国山水诗的序幕至此真正揭开了。而且这个序幕,揭得甚佳,一开始就与陶渊明的田园诗,表示了完全不同的个性特色。灵运山水诗意象深曲,锤炼谨严,森然中见出逸荡之气的典型风格,要稍晚至徜徉于永嘉山水(《登池上楼》等)、回始宁墅山居(《从斤竹涧越岭溪行》等)时,才终于形成。被贬永嘉、两番归隐和外放临川的前后十年,是谢灵运诗歌创作的黄金时期。隐居期间,“修营别业,傍山带江,尽幽居之美,与隐士王弘之、孔淳之等放纵为娱,有终焉之志,作《山居赋》自注以言其事。“这期间创作诗文颇丰,今存有《会吟行》、《田南树园激流植援》、《石壁立招提精舍》、《石壁精舍还湖中作》、《南楼中望所迟客》、《石门新营所住四面迥溪石濑茂林修竹》、《述祖德诗》等诗篇。谢灵运以忧愤之情合山水之音,用文学的琴键弹奏清丽的山水旋律,写下了数十首山水诗的名篇。
      “生幸休明世,亲蒙英达顾。空班赵氏璧,徒乖魏王瓠。”(《初发都》)他深憾未能报谢庐陵王刘义真的赏识,故自叹美质如和氏之璧而无所用其才,远图如魏王的五石之瓠般大而无当。对于去国远游,更是留恋难舍,以至“解缆及流潮,怀旧不能发。”(《邻里相送至方山》)。然而这种悱恻的感情,对于家世簪缨,自许王佐之才的诗人,虽然真诚,却并不相宜。《宋书》称“每有一诗至都邑,贵贱莫不竞写……名动京师。”
      《述祖德诗》是谢灵运叙述祖父谢玄功德的诗,祖父击破苻坚,匡扶国家,拯救人民后功成隐退之事。这首诗是中古时期唯一一首述德诗。序言:晋孝武帝太元八年公元383年,祖父东晋谢玄公元343年-388年,抵抗苻秦安定淮南,曾祖父谢安公元320公元-385年,曾为宰相,曾祖父逝世后,祖父无所依靠,事业受到打击,拂衣离职退隐东山。祖父彼时的行为,如战国时燕国乐毅,功大而受排挤,于是向往功成勇退的越国范蠡公元前536年-公元前448年。
      谢灵运所开创的山水诗,把自然界的美景引进诗中,使山水成为独立的审美对象。谢灵运的山水诗大多数是写游山观景的心得,多写山水的奇异景色,于山林中而得志,寻找乐趣,谢灵运第一个以成功的创作实践确立了山水题材的独立地位,为山水诗展示了无限的发展潜力。同时,他在继承前代古诗艺术成就的基础上,创造了“极貌写物”(刘勰《文心雕龙·明诗》)和“尚巧似”(锺嵘《诗品》上)成为其主要的艺术追求。
      2、谢灵运的赋  谢灵运除诗歌外还有赋10余篇,其中《撰征赋》、《伤己赋》、《逸民赋》、《山居赋》、《岭表赋》、《江妃赋》、《归途赋》等比较有名,景物刻划颇具匠心,但成就或稍不及诗歌。
      谢灵运出生的这个东晋十六国,属于中国的中世纪初期。在这波澜壮阔的中国中世时代,《宋书·谢灵运传》中最长的两篇作品——《撰征赋》与《山居赋》,分别代表了南朝高级贵族谢灵运的事功与自我,是解读构成多维视角下的谢灵运的重要篇章。
      《撰征赋》,4000余字写于义熙十四年(418年)。《撰征赋》的创作背景,是义熙十二年(416)八月,刘裕统北伐大军离开建康;九月,刘裕到达彭城,分兵四路北伐;十月,先锋王镇恶一路收复洛阳,刘裕上表建康朝廷,要求修西晋五陵。在这个时间节点上,谢灵运奉东晋皇帝之命,赴彭城劳师。《撰征赋·序》说相国宋公“敬戒九伐,申命六军”“曾不踰月,二方献捷。宏功懋德,独绝古今。天子感《东山》之劬劳,庆格天之光大。”如果从晋军彭城出发到攻克天下之中的洛阳计算时间,的确是“曾不踰月”。赋的正文写道:“惟王建国,辨方定隅,内外既正,华夷有殊。”可见谢灵运认同刘裕北伐是为了胡汉大义的“大天命”。正是这座彭城,是谢灵运的祖父谢玄在淝水大捷之后,第一时间意识到其战略意义,快速领兵进驻,准备以此为北固黄河,西攻洛阳的根据地——可惜壮志未酬,不久谢玄被转任会稽内史。谢灵运来到当年爷爷为了实现匡复中原的阵地,怎能不由心生感慨呢。
       虽然谢灵运出于顽强的门阀意识,而不肯向其祖父谢玄创立的老“北府兵”屈心降志,这是他复杂的精神状态中最深层次。作为新霸主刘裕与旧贵族谢灵运的关系,并不是简单的“利用旧贵族”与“屈服于皇权”这样二元政治学逻辑可以涵盖。谢灵运终生蕴含“济世”情怀,然而却一生徘徊在仕隐的矛盾之中,就是隐居,也是“济世”之隐。
      《撰征赋》与其说是一篇辞赋,倒不如说是一篇游记;与其说是一篇游记,不如说是一篇行军日记;与其说是一篇行军日记,不如说是怀古诗词,教化箴言,历史文献,政治宣言。该赋大部分内容是怀古,用典很多,涉及历史人物近百,重点歌颂申伯、周顗、温峤、羊祜,也感叹项羽、韩信、周亚夫,指责刘嚣、刘濞、苏峻、吕布、王敦,用意当然很深,同时也表现了内心的不屈。刘裕和刘义隆也并不可能真正信任这个门阀世族中的名士文豪,只是在表面的优礼下掩藏着深刻疑忌。瞧不起和不信任交织成为作者悲剧命运的矛盾焦点。
       《撰征赋》立意之深,自幼家贫而草莽出身(假附为汉高祖刘邦之弟、楚元王刘交的二十二世孙)的刘裕当然看不太懂。特别是刘裕不念旧恶,对于谢灵运在政敌刘毅麾下任职一事几乎毫不在意,在晋宋嬗代之后,立刻任谢灵运为散骑常侍、太子左卫率。如果我们审视谢灵运在刘裕去世之后所作的《武帝诔》“九有同悲,四海等哀”等词句,可知其绝非为文造情。但是谢灵运的学生刘义隆(宋文帝)却了如指掌,因而对为个老师既敬又恨,无可奈何。在矛盾的发展过程中虽曾一度有所缓和,那就是和庐陵王刘义真情款异常的一段短时间。刘宋王朝是中国历史上骨肉相残的典型,兄弟、叔侄都互不放过,能放过外人吗?谢灵运生活在这样一个时代,加之天性偏激,常有触犯礼法律令的行为。朝廷只把他当做有些才华的文人,而他认为自己有水平参与国家大政,却不被赏识得到重用,经常愤愤不平。因为心中不满,谢灵运往往推说自己有病而不上朝,在任上而不履行职责。到了徐羡之和傅亮的阴谋得遂之后,作者外放永嘉,刘义真被杀,这一矛盾乃迅速激化,把作者推上了不容转身的绝路。后来终于找准机会,将其置于死地而后快。在作者逝后一年,彭城王刘义康又杀害檀道济,宣布的罪状中有一条就是“谢灵运志凶辞丑,不臣显著”,而檀道济则“纳受邪说,每相容隐”,这是又一场冤狱。
      《山居赋》10800余字(含谢灵运自注),与其说是一篇辞赋,倒不如说是一篇纯文学的游记;与其说是一篇游记,不如说是一篇山水散文。早在东晋隆安四年400年仲夏,慧远率领弟子三十余人游庐山石门涧,这是我国文字记载最早的"组团文化旅游"。慧远率弟子们从东林寺出发,到石门涧后,弟子们兴奋得纷纷吟诗作赋。慧远也写了诗,并为大家的诗作写了"序",即《庐山诸道人游石门诗并序》。这《庐山诸道人游石门诗序》也被史学界定为我国文学史上最早的一篇山水游记名篇。谢灵运或参与了这次庐山石门涧游、至少是熟知其文。当贵为公侯的谢灵运,将隐居和游山玩水作为在严酷的政治形势下当作远身避祸的手段之时,他假借庐山石门,命名始宁一座山居前的山为石门山、涧称石门涧。从此,他写的山水诗中有3首是写石门的。《登石门最高峰》大抵写在春天。《石门新营所住四面高山回溪石濑茂林修竹》写在夏天,他选择景致绝佳的石门石壁之下,精心营造的石壁精舍刚好落成了。《夜宿石门》则写在暮秋时。
      读他的这篇《山居赋》,谢灵运生活在激烈的朝代与时代剧变风暴之中的,在序言中就陈说种种不同的隐逸实际上所追求的目的是一样的,即远身避世以求虚静恬淡。序言的结尾处,谢灵运写道:读者只要不苛求华丽的辞藻,而是探寻其中的隐逸之妙,则可有会于心。本来,隐逸这种性格趣尚与质朴平淡的文字应当是统一的,谢灵运此语是否已显现了一种无可奈何而勉强为之的心态?如果说不是,还可上溯前文:谢灵运标榜此赋所叙非游猎声色等贵介公子的所作所为,而是叙述山野草木水石谷稼之事。此语不但一下子让人联想起谢灵运的身分地位,而且,其中也蕴含着作者仍旧不能忘情于贵族生活的意味。正是这种不能忘情的心态,影响了他的艺术成就。在他的诗文中除了对山水草木的冷静叙述外,实在难以觉察创作主体的情感脉动,也很难见到他投身于山林泽薮所应该具有的回归自然的喜悦。我们再上溯到前一段:对外物无足挠其心的静者来说,黄屋指高门大楼、显贵之所在之居实不异于汾阳之隐逸;就事而言,山居确有异于市朝。这也就是陶渊明所说的“心远地自偏”的道理。这样,在谢灵运心中就产生了一对矛盾:如果说归趋山野是为了更好地澄怀观道,则他在这篇序中又为何一再声明“求丽,邈以远矣”,而要读者“废张、左之艳辞”呢?华丽的辞藻往往是舒适生活的折射物,谢灵运既然连“艳辞”仍斤斤于心“废张、左之艳辞”实则显示出欲废不能的心态,那么,又怎能忘怀显贵的生活?在谢灵运,这种无可奈何的退隐,似又包含着不能一申政治怀抱的意味。因此,在谢灵运的这篇序文和赋作典则的文字下面,隐藏着他对黑暗政治的厌倦和对时势观望而生的痛苦。这种不得已的心情又促使他在山水中求解脱。《山居赋》的宏大体制和铺陈手法,沿袭了汉代大赋的传统,而描写的内容迥然不同,序文作了清楚的说明:“今所赋既非京都宫观、游猎声色之盛,而叙山野草木、水石谷稼之事”乃是抒写避居山野,“心放俗外”,自得其乐的闲情逸趣。宏篇巨制不减汉赋之体,自然清新更有陶潜之风。
      《山居赋》就是完整而具体地展现出这座庄园的广大富有。文中以描写田庄的山水自然景物为主,又时时表现出作者身居其中的游乐情趣,因而不失为一篇记游山水的杰作。这篇散文面面俱到,层层舒展。先从东南西北四方、山川自然风貌,描写田庄远近的环境景色,夸耀其广大宏丽。再由远而近,从田园物产、花草竹木、鱼虫鸟兽、楼馆台室,历叙庄园的无比富有,应有尽有。最后点出“北山二园,南山三苑”。值得一提的是,谢灵运列叙山水时,“但患言不尽意,万不写一”,独具一格地节节自注,以山水注山水,注文时有精妙的山水片断,又不时指点“江山之美”、“湖中之美”、“山川众美”。写的是庄园附近的山水风光、旧宅临江的波涛奇观、庄园田野的富饶、泛游湖中的美景。
      谢灵运《山居赋》 统览全篇以后,“山居”给予人的印象,并不是什么六朝士族世家、门阀公侯的庄园,更象是美丽的山水园林胜地,神圣的道仙、释佛修行的场所,或是通往升仙成佛之路的驿站。
      《山居赋》也可作为纯文学的游记,是旷古未有之作。尤其是这篇《山居赋》,更为同代游记所不及。写田庄附近的风光,先总叙一笔,勾勒了山水环绕、面江背山的独特地理环境。接着分叙东西南北各自有别的景致,同中显异,异中出奇。近东有壮观的“飞泉”,西溪两面峻峭数十丈,泉水自上直泻而下,形成百仞瀑布,急奔十几里;近南有惊奇的崩石,“崿崩飞于东峭”,崖险峻欲崩塌似的飞耸在东边又高又陡之山岩上,巨石犹堆砌起般盘旋在西边山丘小路中。风轻轻飘过青郁森林,如同激荡的千层绿色波澜,就连洁白河沙也被挥舞、翻滚出一道道沙流与层层涟漪。这里描述的是嵊州市始宁墅三江口的壮丽风光。作者自注说:“崿者,谓回江岑,在其山居之南界,有石跳出,将崩江中,行者莫不骇慄。”这崩石比《水经注·孟门山》若坠复倚”的巨石还要奇险。近西则别有幽美的意境,在高达四十余丈的石壁下筑有石室,在阳光的照射下,“色赤”的石壁把山涧映得透红,有江水的映衬,沿岸的翠竹分外葱绿,这阳光、赤壁、绿竹、青江,互相映衬,满目生辉,可谓“尽幽居之美”了。近北处更有美处,地境开阔,两湖夹山,长堤逶迤,流泉浩漾,水溪从几里长的石道上漫流,清澈明净,赏心悦目。《山居赋》,可称作一部生动的地理书与“始宁县志”。  
      3、谢灵运的骈文、散文及其它
      《上书劝伐河北》、《庐山慧远法师诔》、《昙隆法师徕》、《游名山志》等等。
      魏晋南北朝是中国历史上政权更迭最频繁的时期。由于长期的封建割据和连绵不断的战争,使这一时期中国文化的发展受到特别的影响。其突出表现则是玄学的兴起、佛教的输入、道教的勃兴及波斯、希腊文化的羼入。在从魏至隋的三百六十余年间,以及在三十余个大小王朝交替兴灭过程中,上述诸多新的文化因素互相影响,交相渗透的结果,使这一时期儒学的发展及孔子的形象和历史地位等问题也趋于复杂化。汉末魏晋六朝是中国政治上最混乱、社会上最苦痛的时代,然而却是精神上极自由、极解放、最富于智慧、最浓于热情的一个时代,因此,也就是最富有艺术精神的时代。诗歌情感基调慷慨悲凉,语言简练刚健,自然明白而流畅,成为后世诗歌推崇的榜样。魏晋是一个人最真实、个性最张扬的时代。每位名士都是那样的真性情,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醉就醉。
      谢灵运流星般的一生,经历了东晋、桓楚、刘宋三个朝代,前后七个皇帝(东晋孝武帝、安帝、恭帝,桓玄,刘宋武帝、少帝、文帝)。其中,东晋与刘宋的区别之一即在于,武人皇帝刘裕建立的“军事政权”刘宋,反而从本质上比贵族司马氏东晋更加爱好文学。正是宋文帝元嘉十五年设立的“四馆”,文学第一次从官方制度史意义独立于儒学、玄学、史学之外。《中国文学批评史》稿本谓此时“夫重视文学,一变而为贵今贱古。”
      宋文帝刘义隆登基,年过不惑的谢灵运被征召为秘书监再度入京。虽然心中感到一种不可言喻的喜悦,但是纵情丘壑和极度期盼事功的他,对文帝交代的本职工作——修撰晋史之事并不上心,只是“粗立条疏,书竟不就”。因为宋文帝对他治国之才不认可,只是作为陪衬的文人。他消极应付,只管修筑池塘、种植花树、移栽修竹、摆弄香草而已,并且无休止地让衙门里的劳役服务于他个人。谢灵运其放荡不羁的性格丝毫未改变。宋文帝让其主动辞职,以便留点颜面。谢灵运识趣地以病为由,返回老家始宁。临离开建康前,他写下了《上书劝伐河北》,在这篇上书中,谢灵运展示了他对北方十六国后期局势的精准判断,尤其是对铁弗匈奴与拓跋鲜卑的国力分析。他恳切地劝宋文帝:“观兵耀威,实在兹日。若相持未已,或生事变。”实际上,上书两年后的元嘉七年,宋文帝就真的开始了他第一次“封狼居胥”的北伐。
      《宋书》卷六七《谢灵运传》载元嘉五年(428)谢氏为宋文帝赐假东归,“将行,上书劝伐河北曰云云”《劝伐河北书》1100余字,谢灵运借上《劝伐河北书》以表白自己对文帝和刘宋政权的政治态度;同时也表明了自己归隐林泉的志向。此书有助于淡化文帝与谢灵运之间的冲突,在一定程度上起到过与文帝沟通从而保护自己的积极作用。”一个离乱纷纷的年代里,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除了寄情于山水里,便是退隐山林中,做一个放开红尘又能遁世仙游的逍遥之人,谢灵运是向往着的,可是又是无奈的,他是无奈的入了官场,无奈的做了一个极不合格的秘书监。
      东晋时期,佛教的流行,特别是般若学的发展,在很大程度上是借助于道家、玄学的思想、语言及方法,故出现玄佛合流的趋向。《庐山慧远法师诔》写于义熙十三年(417年)。谢灵运在诔文中,对慧远大师一生以至孝之心跟随道安大师学法,以及隐居庐山,足不出山弘扬佛法的过程作了介绍,高度赞扬了慧远大师淡泊名利,戒德高洁,勤修净行,弘扬净土法门的功业。
      《高僧传》卷六“陈郡谢灵运,负才傲俗,少所推崇,及一相见,肃然心服。”谢灵运追随大臣刘毅,入庐山,见慧远大师。时年谢灵运27岁。当谢灵运进山拜访慧远大师时,大师已有78岁高龄了。一老一少相见,谈了一夜,相谈甚欢。从此他便与慧远大师建立了深交,跟从慧远大师修习净土。义熙八年五月,慧远大师建台画佛像,义熙九年九月大师作《佛影铭》刻于石。并命弟子道秉从庐山至建康,请谢灵运作《佛影铭》。谢灵运还为东林寺凿池种白莲。《国清百录》卷二《述匡山寺书》曰:“东林之寺,远自创般若、佛影二台,谢灵运穿凿流池三所。”《佛祖统纪》:“谢灵运,为凿东西二池种白莲,因名白莲社。”谢灵运为此作《无量寿佛颂》以资纪念。莲社成立的时候,谢灵运也请求加入,远公没有马上允许,而是劝诫他说:“您头发黑密,胡须俊美,而脸上和身上却透出乖僻反常的气质,不是能有圆满结局的形象。希望您多修阴德,严守戒律三年,这样才能有资格加入莲社。”自命不凡的谢灵运听到这样的话十分不服气,讲道:“学道贵在心上下功夫,怎么可以用相貌来判断呢?”远公听后笑而不答。谢灵运要求加入还对自己没能成为慧远大师的门人弟子感到遗憾。谢灵运在诔文序中说:昔释安公振玄风于关右,法师嗣沫流于江左,闻风而悦,四海同归。尔乃怀仁山林,隐居求志。于是众僧云集,勤修净行,同法餐风,栖迟道门。可谓五百之季,仰绍舍卫之风;庐山之嵬,俯传灵鹫之音。洋洋乎未曾闻也!予志学之年,希门人之未,惜哉诚愿弗遂,永违此世。在诔文中,谢灵运以极其沉痛的心情,对慧远大师的谢世深表哀悼。也为自己没能在大师有生之年成为他的弟子而难过。
      元嘉五年(428)春,谢灵运再次称病去职,山居始宁。早就听闻有高僧昙隆居住匡山石门香炉峰(湖北省黄冈),六年不曾下岭。居然在始宁旁的上虞徐山与谢灵运相遇。《高僧传》卷七:“上虞徐山先有昙隆道人。少善席上。晚忽苦节过人。亦为谢灵运所重。常共游嶀嵊。亡后运乃诔焉。”谢灵运与昙隆两人相见恨晚,一起游历山水,探讨佛理,甚是投缘。谢灵运还请昙隆法师在始宁墅的石壁精舍讲学。两年之后,昙隆圆寂,谢灵运为作《昙隆法师诔》云:“缅念平生,同幽共深,向率经始,偕是登临。开石通涧,缇柯疏林,远眺重叠,近瞩岖嵚。事寡地闲,寻微探赜,何句不研,奚疑弗析。帙舒轴卷,藏拔纸辟,问来答往,俾日余夕。”谢灵运在诔文中,回忆了与昙隆法师的往来交情。二人有共同志愿,曾一起登山临水,劈开山石,疏通溪流。到了山上,远望重叠的山峦,近观崎岖的山路,探寻幽深的去处。两个人又共同研讨佛经,解释疑难,直到夕阳西下也不知疲倦。从这段描写可知他们在游山玩水时是更热心于探讨佛理的。
       谢灵运一篇《游名山志》,其实就是始宁墅的山水记。谢灵运描述“枕海巫湖三面悉高山枕水。渚山溪涧,凡有五处,南第一谷,今在所谓石壁精舍。”、“石门涧,六处石门,溯水上入两山口,两边石壁,右边石岩,下临涧水。”、“神子溪南山與七裏山分流,去斤竹澗數裏。”、“华子冈,麻山第三谷。故老相传,华子期者,禄里先生弟子,翔集此顶,故华子为称也。”、“桂林顶远,则嵊尖疆中。”、“从临江楼步路南上二里余,左望湖中,右傍长江。”"始宁又北转一汀十里,直指舍下园南门楼,自南楼百步许对横山。"
      文中提到了“斤竹涧”,依据谢灵运《山居赋》自注中有“南山与七(宅)里山分流,去斤竹涧数里。”可知斤竹涧在始宁墅内。谢灵运在《于南山往北山经湖中瞻眺》诗中有“石横水分流,林密蹊绝踪。”也是写此地。后人据此可知,斤竹涧即在其附近数里。南山,始宁墅以主峰曾山(即车骑山)为中心,南称南山,北称北山。七里山应是宅里山,《山居赋》自注:“葺室(按:临江楼)在宅里山东麓,东窗瞩田,兼见江山之美。”宅里山即今钓鱼潭东岸的雄牛山,为曾山的北岭。岭西有一长涧,发源曾山西高坎爿村,北流汇入钓鱼潭,斤竹涧可能指此涧。斤竹涧之名源于《山居赋》自注“以竹渠涧。”及《从斤竹涧越领溪行》诗,斤竹涧之地名即由此而来。今在嵊州市仙岩镇。
      神子溪也发源于高坎爿村,向南流,经嵊溪村汇入嵊溪之三洲。谢灵运《从斤竹涧越岭溪行》,就是从临江楼南行,登敕书岭,过南山精舍,跨斤竹涧,于高坎爿村越岭,入神子溪至三洲。谢灵运写下他在《游名山志》第三条写道:石门涧六处,石门溯水,上入两山口,两边石壁。右边石岩,下临涧水。可见,石门在他心中的位置是无以替代的。此诗当为谢灵运从永嘉称病辞太守职后,归隐始宁墅时(公元423年,即景平元年冬),营建石室精舍时所作。石门山是浙江嵊州市的风景胜地。据宋代《剡录》所载的石门山:“县西,山有龙潭,下有沸水在溪穴间,周二三尺如汤沸,滚滚四时不休。”石门山在今嵊州市城西北10公里,北与嶀山接,以石门岭和强口涧为分界线。谢灵运《游名山志》说:"石门山,两岩间微有门形,故以为称。瀑布飞泻,丹翠交曜。"《艺文类聚》卷八引。
      “桂林顶远,则嵊尖疆中。”据传,刘宋元嘉八年431冬,刘文帝诏谢灵运为临川内史,谢灵运不忍离开故乡,路经强中,捧起水来强饮一口而别,乡人在离别处建强口井纪念。谢灵运作有《登临海峤初发彊中作,与从弟惠连,见羊何共和之》诗。元刘履《选诗补注》卷六注言:“彊中地名见《游名山志》,今嶀山下有曰强口者,即此所也。”同治《嵊县志》载:“强口溪,在县北二十五里游谢乡,水自仙岩入剡溪……又名强中。”
      谢灵运是首开山水诗派的大家,其实也是铺陈山水散文的一代圣手。他的《山居赋》和《游名山志》虽已残缺,仍能窥见其体制规模。尤其是这篇《山居赋》,更为同代游记所不及。长期以来,人们但知其诗而不知其文,有待于进一步探讨,使其彰明于世。

    推到首页 礼物 打赏 赞(10) 查看   收藏(0) 查看    

    最近访客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 《用户条例》

    评论列表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请输入飘红理由

    1、飘红的版主达到两位,标题会变红;
    2、加精的版主达到三位,才能显示“精”字图标。
    3、飘红鼓舞士气,加精保证水平。请各位版主把好质量关。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贴子
    将贴子移到
    说明:因缓存的关系,贴子移动后,列表可能不会实时更新,请等待片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