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莹窗帘影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拂袖几点桃花露 含香月儿暗销魂   
小帘轻红 [卜算子]   文/莹窗帘影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小帘轻红》
             缺月挂疏桐

        荒江春消磨,
        絮雨燕斟酌,
        墙外桃花舞罗带,
        一朵红唇托。

        莫说不思春,
        花骨生来薄,
        款款清寒一枕间,
        相伴伊伊诺。



        缺月挂疏桐

        这首缺月挂疏桐,专道那秦淮楼上,春香阁的那个小丫鬟;自从三年前与那一群穷书生分手后,心里不知怎么咋的了?做起事情来丢三落四,唱起歌来神不守魂,还时有时无的一丝念想浮在体外;每当夜深人静,那细细的修眉下,一对黑漆漆闪亮的眼睛里一片寂静时,漂浮着就是那李公子的身影;以至于很难睡得一个安稳的觉,渐渐的人也消瘦了;

        这小丫鬟自认为病了,托人,请那道士孙思邈的徒弟楚天方前来诊治;

        这小道士楚天方孤儿一个;从小还在襁褓中就被人丢失于路边,被那孙思邈抱回,一瓢粥,一泡尿的拉扯长大;并授予学业,吐纳易筋,修道炼药,毫不保留的一一传授;这小道士也还勤奋好学,潜心专研,也算学有所成吧,以至于常常替师傅出诊,如今却能独当一面,很多疑难杂症,也能顺手调理医治;虽然名声不及师傅,但在那跌打损伤的医治方面,并有青出于蓝的趋势;

        是日,道士楚天方得到小丫鬟委托人的代信邀请,收拾停当,朝那秦淮楼走去;转过钟鼓楼,只听一声高喊,小道士何往?楚天方回回头,只见那姚记刀削面摊铺内,临窗坐着一位二十上下的青年,那敞开衬衫内的胸腹,一丝一丝的肌肉,凸显出强健的体格;这不正是那长安城外五里庄的西飘飘吗?挂在颈前的左手,上前天,小道士才去给它撤除了缠着的绷带;

        小道士楚天方实话告知,到秦淮楼走一遭,给那小丫鬟把一把脉;西飘飘一听,是到那春香阁看望小丫鬟,一时间真可谓,一张脸上,鼻子眼睛儿往上翘,喜出望外,立马陪那小道士前往;

        各位看官不知,那西飘飘与那整个秦淮楼的姐妹们都有过交往,唯独春香阁的小丫鬟眼睛朝上,任那西飘飘百般殷勤,万般蜜语,无动于衷;以至于反感西飘飘的到来;每当那木楼梯响起西飘飘的脚步声时,小丫鬟便迅速的关闭门窗,任那西飘飘在门外,软磨硬等,哪管他三天三夜要死要活的耍无赖,也无济于事;

        跟着小道士一同前往,这是个机会呀,那西飘飘怎能轻易的放过?

        这次,也不知是小丫鬟真的病了,还是小道士的脚步声,盖过了西飘飘的脚步声,那小丫鬟居然没有听出西飘飘的到来;门一打开,西飘飘迅速的闪身进入室内,那小丫鬟怎能拦切得住?

        西飘飘紧紧地抓住小丫鬟的芊芊之手,嘴里嚷嚷着,我喜欢你,我喜欢你;从怀中迅速掏出来一个碧玉手镯,硬往小丫鬟手腕上戴,小丫鬟哪里肯答应:这是什么地方?又不是外头乱七八糟的地方,你怎会这样?小丫鬟拼命的挣扎,僵持着;小道士看不惯了,上前想分开西飘飘,可怎么也分不开;

        那西飘飘此时早已失去了理性,一巴掌,把那小道士震翻在地,口吐鲜血,奄奄一息,看来伤势不轻;

        这打斗之声,惊动了整座秦淮楼,一时间,大小花阁内得客人蜂拥而出,胆小的四散开去,胆大的跷首遥望;

        话说那群书生,也赶到了秦淮楼;

        秦淮楼,还是那样美艳动人,只见那楼前大门两旁,一排排粉妆布阵,一缕缕霓裳迎宾;大门内,瀑布轻挂涧顶,假山湘竹临泉,幽幽小径红叶缭绕,淡淡花草绫罗轻抚,转过连廊,那急匆匆跑出来的人儿,厉声的叫嚷着 杀仁了 , 杀仁了;那叫声,叫得那群书生,一个个心全悬在了咽喉上;

        那春香阁,阁楼门大开,西飘飘依门而立,想掩饰一切的好有个脱身借口,很不自在的脸上带着谦恭的笑,遥遥对众人做了一揖道:我是来接小丫鬟出去玩的,没想到那个小道士像一只贴着肉穿着筋的钩子,借口看病,紧紧的缠住了小丫鬟,还找个借口想支开我;你们知道,我以那小丫鬟确实十分般配,我俩是真心的要厮守到白头,,,,

        借西飘飘张口胡编乱造一通的时机,小丫鬟赶紧夺门而出,向楼梯口跑去;这还了得,西飘飘一步上前抓住小丫鬟的手往怀中一带,口里嚷嚷着,等等我,用不着这么心急吧,,,,

        李师兄将好赶拢,抬头一看,这唱的哪门子戏,把人弄糊涂了吧,不由皱皱眉头,大有告退之感;

        说个老实话,当李师兄看见小丫鬟与一个男人在那楼上搂搂抱抱的时候,心里猛然间沉浸在一丝怜惜悲伤里,大有点 点灯熬油般的难受;无可奈何,小丫鬟另有所爱,有什么办法呢?李师兄是个很要强的人,叹了口气,仰头看着天空,天空清澈透明,一丝云彩也无。

        小丫鬟在楼梯口,急猝前跃一步,大声高叫:李公子快救救我;





本文发表于 2019-09-24 07:54 ,被阅读过 152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56) 查看   收藏(1)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13)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