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柳知章行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装聋 [长相思慢]   文/柳知章行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长相思慢》装聋

 

似有唉哀,亦难确定,街心园内无灯。

昏黑树影,夜半低沉,何由长调愁听。

欲探实情,心怀胆怯,甜梦颠冥。

窗牖敞开聆,渐得知、孤女人声。

 

双目观屏,打头结尾,如泣吐诉酸衷。

坚持多半月,四邻烦、犹且宽容。

理解清零,一定是、思亲负疼。

想明白、随之耐受,怜惜之下装聋。

 

注:秦观体

 

 

 

 

 

 

《夜半哀歌》

 

中元节后,一到夜晚九点以后,马路对过的小街心花园里,就有女人唱歌,断断续续,一唱就近一小时。说是唱歌,其实就是哀嚎,听着很不舒服,有点瘆得慌。

我家住的楼临街,隔着一条双车道小马路,直对着那小花园,小花园很长,花不多,树很茂,一条长长的走廊。白天,老人和闲人们在这里聊天侃大山,下棋打麻将,沿着走廊坐满三四十桌,每天都很热闹。到了夜晚,街心花园里没路灯,从我家楼上对望,黑乎乎的树影。

 

最初我还听到有个男人大声喊:“别唱啦!”估计也是不爱听这鬼调儿。除了我家这栋楼,不影响其他住户,因我家这栋楼把着十字街口,只有我们这栋可以听到。我曾担心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这声音似有若无,断断续续,加上马路上车流不断,我总不能听得真切,心里急得慌。我是无神论者,我胆子大,这难听的鬼调儿,我并不害怕,只是总一个频率听着腻烦。想弄个究竟,什么人在唱,唱得是什么曲儿,这么难听。

 

若夜晚八点以前,我会下楼去寻,去探个究竟,可她总是九点以后出现,且小花园没灯,黑乎乎的,只有手机屏的光,一闪一闪的,随着人形走,在幽暗中更添一分诡异。

白天,我走到街心花园里,想询问一下有没有人知道此事,一看全是老人,便不再问了,因人老了一般都耳背,他们睡得早,是不会听到的。

没找到结论,走回家时,看到一楼住户,我问了她,结果和我一样,她也听到了,并且说很烦这个声音。她说,像在哭。我说,不是哭,是唱。并不吵人,一个频率,长调悲歌。

 

夜晚,打开窗,仔细听了好半天,结论是:可能是上了年纪的外地女人,缓慢地一个节奏,就像是哭着唠叨,像是在追魂。

别看我弱,可我的胆子很大,初中下乡拔麦子,我们班五个女生住老乡家,北房三间,一明两暗,一进门,迎头一口寿材,我们住在西屋。当天夜里就闹鬼了,两扇木门,用一根木棍拴着,只听门外不知什么东西在挠门,咔咔的。本来看到寿材(棺材)就害怕得不行,此刻就更没了魂魄。我说,开门看看,我不怕。几个同学死死地拽着我不让开门,说鬼会进来。

到了后半夜没动静了,第二天清早,没人敢去开门,还是我打开的。开门一看,台阶上有一堆儿烧过的陈旧的烧纸灰,院子是黄土地,地上有一勾一勾的爪子印。一个同学吓得发烧了,学校派老师搬来和我们同住,夜晚把菜刀放在枕边。

第三天,村里演电影,纪录片《桥工想念毛主席》。电影演完了,我们几个一起往回走,离宿舍不远时,发现屋里一亮一黑,像是反复关灯、开灯。可我们几个都在一起,谁在屋里呢?

那是“文革时期”,不讲鬼神,我们住在三代贫农家里,他家住东房,北房是正房却空着没人住。听他家的小女孩儿说,她姐姐死在这北房里,赶上周年,可能回家来看看。

没敢声张,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到底是鬼魂作祟,还是人为作祟,至今也搞不清楚,可能是不希望我们住吧。

转插山区,在深山修路,我也曾遇到过诡异的事,一个人在屋里睡觉,板床吱扭、吱扭响,吓得我跑出去,听当地老伯说,我床下埋着棺材,我躺在棺材板上压着人家了。这才知道,我们修路队的几间宿舍,建在村里坟地小山坡下。好在不久我就返城了,这些事,随之时间淡化了。


   这阵子,每天听这哀声,勾起往事。我打算下去探访,心里还是有些胆怯,我一个人住,万一害怕了,也没有壮胆的。正在犹豫时,听到声音大了,赶紧走到窗前,看到一个女人的影子,不是老人,四十多岁,穿着长裙,拿着一个大手机,屏幕很大。小花园黑黑的,她开着手机,手机对着脸,从远处看,看到得是人的身子,一个黄绿色发光的脸,不能多想,真有点瘆得慌。

 

之前她都隐蔽在树林里唱,不知为何,今晚走出来了。下了台阶就是马路便道。她没下台阶,站在里面走来走去,对着手机,哀哀地一个调调儿反复唱,这回听仔细了,没有词,就是长调儿,“哎”字打头,“哎”字结尾。

 

我觉得,她手机屏上一定是张照片,她对着上面的人哀诉。便道上来往路过的人,匆匆而去,并没有人停下步子。

弄明白了怎么回事,我就不下去了问了,她一定在思念什么人,是唱给那个人听的。理解她,也许在家不能发泄,只有来这里释放苦楚,她这样执着地思念或悼念一个人,也挺不易。

 

我父亲走后,我体会了思念一个人是怎样地滋味,有多痛苦,她既然选择了这样的方式来寄托哀思,理解同情她,随她吧。

 

国庆节前夕,哀歌终于停止了。

本文发表于 2019-11-09 08:29 ,被阅读过 182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83) 查看   收藏(6)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23)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