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秋牛牛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从来处来,到去处去。   
记念老舍那一夜(寒潭) [新韵七律]   文/秋牛牛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1966年8月24日凌晨,被红卫兵打得遍体鳞伤的老舍欲回家,然而,家人坚拒他进门要其好好反醒。他独自来到了太平湖,在湖边坐了整整一天,几乎没动过,最后步入湖水自尽。死后,连骨灰也未保留。老舍曾说,“我想写一出最悲的悲剧,里面充满了无耻的笑声。”而度过了十年浩劫的老舍的同辈人,往往表现得更为愤慨。曹禺说:“老舍先生不是自尽,是逼死的呀。” 萧乾说:“反正‘文革’那时,自杀和他杀已成为同义语。被逼得自尽的,与他杀有何区别?” 巴金在《怀念老舍同志》中提到,他认为《茶馆》里常四爷的一句话可以看作老舍的遗言——“我爱咱们的国呀,可是谁爱我呢?”他们共同强调的,是迫害和绝望。

湖萍水静挂秋帘,柿丽枝头望眼恬。
桂木犀洁孤雁嘁,云白柳绿小虫寒。
花开有意吹疏远,叶落无声化寂圆。
残月含霜钩魄影,红阳似火照冰潭。
本文发表于 2019-10-10 06:36 ,被阅读过 86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64) 查看   收藏(1)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3)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