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帮助与建议 | 发表作品 | 检测 | 词谱 | 以后自动登录

衡毅华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读《23岁那年,花了70万捡回一条命》有感 [散文]   文/衡毅华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读《23岁那年,花了70万捡回一条命》有感

读《23岁那年,花了70万捡回一条命》有感



在追求幸福生活的道路上,有的人并非是没有希望和光明,而是命运在他脚下使了绊子。毫无疑问,我就是其中被绊的人,所以,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在被窝里反复追问自己,命运为啥要这样对我?为啥要把我拘禁在一个叫“医院”的笼子里,随后便会不自觉地陷入患得患失的精神状态。

得病前两年,我几乎每天都进行这样的追问。回忆就如同考古般,捡起的大多是一些破碎的瓦片,它着我曾经开心过,自由过,也同时预示着过往将一去不返,它更向我不断地说明了一句正确的废话:健康一旦失去了,便再难挺起腰板走路。

在医院的这三年,一切都在不断地重复,就像一个又一个翻过去的日子。天气也犹如去年,昨年。我原本以为自己能永远生猛到底,毕竟我是个年轻人,结果却恰恰相反:身体是不断地虚弱下来,力气也是一天比一天减少,在我的精神世界里,变的是那徒劳满怀的期待,不变的仍是愁苦一路的时光。

两条路,一条是欲生,一条是欲死,它们摆在自己面前。通过这三年的接触,我知道,许多时候,生就是由诸多先天幸运的条件累积成就的,死只用一个字就足以概括:穷。但这就是命,我岂能闪躲。

上边这一段话,不仅仅适于我一个人,更适于所有在血液科治疗的病友。

这几年,我认识的病友比较多,但我真正想跟他们说话的就那么几个。

其中,在那层谈不上亲近的内科十五楼,徐云鹏,晓延姐和秋月姐最让我印象深刻,她们就是我的最佳损友。

从生病后,我的开心、悲伤和烦恼也与他们几个如出一辙,所以自打我们认识,大概每天都要在一起说话、聊天,他们陪伴了那些我认为自己来日不多的年月。

可我们终究是病人,在一起聊天聊的内容也多于病情有关,很多时候,你们看到病人脸上有笑容,那其实是作出来的。痛苦就是无时无刻围绕着病人,除了身体的痛苦,最主要的还是治疗费用的高昂。

所以,当听到他们一个个离我而去的消息时,我没有作声,只在心底里一遍遍地叹息着。记得托尔斯泰曾写过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各有各的不幸。这个“幸福”,它是要有钱作基础的。敢问世间芸芸众生,谁能争脱了对“幸福”的渴慕和追逐?更何况,在受委屈受打击之时,如果没有一个“幸福”作为念想,作为安慰,我们又如何能欺骗自己度过诸多不美好的日子的?

贫贱夫妻百事哀是有道理的,倘若我们不为柴米油盐而操心,倘若我们生病后直接上北京去北大一附院或陆道培医院,再不济去浙江一附院进行排仓移植,那我们早就不用忍受化疗的痛苦和副作用。

可命运留给我们的偏不是这种情况,你说我们不够努力,这跟努力又有什么关系呢?再说,一个普通人再努力,白手起家能一辈子挣到一两百万的终究是少之又少,难之又难。童话里那个丑小鸭她父母本来就是白天鹅,而不是小鸡;我在现实也曾见到过有挣到那么多钱的同学,就是景区搬迁户,一下子政府赔了那么多钱,那是他运气好。这世上,富人哪有那么多,穷人还是占大多数。

对于穷的病人,生活有什么幸福可言呢?

就在这一瞬间,我突然悲从中来,感到彻骨的无奈与害怕,我独自坐在床边,想着和我同一时期进入医院的病友,至今大部分都死了,他们中有和我同龄的,有比我大十几岁的,还有我需要给人家叫叔伯阿姨的,其实他们有些人过得比我家还要困难,还要拮据,因为结婚成家,上有老下有小的,不敢死但却没有继续活着的条件,那等待的结果只有一个。

活的越久就越清楚明白,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委屈和可怜,不论是健康还是不健康的,只不过生死大事是直接摆在病人面前的,需要进行选择。医院它不是慈善机构,医生也不是慈善家,没钱就是要等死,有钱就可以慢点死,在全世界哪一处都一样。

那生命的福祉,无非就是悲伤时,瞅见别人过得比自己还差便安慰自我———我过得还行,还不算太差,并一直是这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境地。

但即便把这些道理明白成这样,我又舍不得死,我经常对别人说,我的身体里埋藏着一颗,迟早都会爆炸,把我撕碎的连残渣都不剩;现阶段的治疗,无非就是使劲推迟那一天朝我逼来而已。

别人都认为我杞人忧天,或者干脆说我是个怕死的胆小鬼。

可面对这样的生活,我到底该怎么办?

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一步步地坚持。有人问坚持是为了什么?在这种情况下,那坚持并不是带来好的,有希望的一面,反而是南墙,明知是南墙却要拼死去撞,我是憨吗?不,我是不想让父母两个人在家里孤苦伶仃,无依无靠的,是要最后离开的有尊严一点。

实在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呀,要想继续活下去,只有将正在苦度的每一天都当成老天爷给的奖赏,活一天就赚一天,先保持良好的心态,再想着怎样去提高生活质量,甚至进行其他的治疗,去寻找可能延长生命的可能。是啊,化疗就是打一场注定失败的战,病人或许早就不在意自己是否有未来———患病这些年,我多少已经明白并释怀《阿甘正传》里的一句台词,大意是死亡不是结束,它只是生命的一部分,必要的过程。就像现在,我又一次写下了让别人记恨,不舒服的文,可在我心中,却是一种救赎和解脱。

不知下回自己还能否再坚持下去…………

或者希望自己以后能走出那间病房,走出一份精彩靓丽的人生。

我相信那会有很多人祝福我的。

本文发表于 2019-07-13 23:20 ,被阅读过 130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30) 查看   收藏(0)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3)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