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客服 | 发表作品 | 诗词工具 | 以后自动登录

衡毅华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七绝·赠予自己 [七绝]   文/衡毅华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阴



今天,妈妈从家里来到医院,父亲对妈妈说:“咱现在要照顾好孩子,一起度过这难关。”

妈妈说:“我知道,现在的医学技术很先进,一定是可以治好的。但是,我看他状态不太好,不要紧吧?”

父亲说:“他肯定是心理压力太大了。”

妈妈说:“你看他最近人瘦的这么多,双腿都成这样了。”

“他每天都在病床上躺着,那几天还出去,现在谁也不多说话了。每天输,一输就十几瓶。快到早晨了。”父亲解释说。

当透过窗听到他们谈话的时候,我又一次对妈妈充满感激。妈妈她有什么话却没有当着我的面问,她不想使我有什么不好的情绪,哪怕就是这么小的问题,她都想到了。妈妈对我的爱护是如此地细致入微。

原本害怕我的病可能会让妈妈从此伤心痛苦,可就是从现在起,我觉得我有必要让妈妈明白我的病是怎么回事。不能让她一知半解,因为我相信妈妈会接受儿子的这一切。

于是,我这些天一直在查关于白血病的资料文献,和妈妈说现在用的是什么药,以及有关我这种白血病是什么样的一种病。我尽量说的让妈妈听懂,也让她了解其他一些病人的情况,让她知道我有多么的幸运。(其实,越查越迷茫,急性淋巴T细胞白血病预后真的很难搞,病人的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看到一些健康的信息,信心大增;相反,心情立刻堕入谷底。)

从最初父亲对妈妈说我患的病就是血液有点问题(贫血),到现在妈妈知道我得的病是白血病,要靠化疗和移植才能治愈,妈妈和父亲、我,我们三人一起慢慢学习,了解白血病的真相。

每一次进层流床之前,我都会让自己振作起来,对她说,我现在只是粒缺,可能要在那里边待上几天,等细胞涨上来的时候,我就可以出来了,让她不要担心。

妈妈问我:“为啥那个床旁边有帘子,是不是咱的情况严重了,你疼不疼啊?”

我这才想起来,还有这个事没跟她说。怎么可以让妈妈有这么大的误解呢?我急忙解释道:“层流床就像一个温室,旁边的帘子是为了隔绝病菌的,防止有病菌通过呼吸道进入我的血液,引发感染。”

“那咱这情况是不是比以前严重了?”妈妈问。

“就是我现在白细胞低,粒细胞也低。医生管这叫抑制期,没事的。”我知道自己这样的解释不够准确,可只有这样妈妈才容易明白。

“啊,这我就知道了,你放心吧,咱按时吃饭,肯定没问题,只要你能好,医生叫咱弄啥咱就弄啥,一定要配合治疗呀。”妈妈表现出一种信心十足的革命情怀。

妈妈快60岁,她所盼望的是我能早点成家立业结婚生孩子。可我不孝,却要她接受这么残酷的现实。



妈妈是一个文盲,可她很开明,许多有文化的老年人都比不上。她从来不拒绝接受任何新事物,而且理解得特别快。所以有时候会有一些事情告诉她,不管是好的不好的,妈妈一概可以接受。从对事情的一知半解到完全理解,妈妈充分体现了她的聪明才智。

直到今天妈妈仍然是家里的“掌舵人”。从她和爸爸、我三个人的小家庭到现在七口人的大家庭,妈妈一直是“大管家”。这个家因为她而变得井然有序,充满生机。

抚养两个孩子成长,照顾两家父母的生活,妈妈受过多少艰辛,多少担惊受怕,可我们又给了妈妈什么呢?又能给妈妈什么呢?虽然我们都还算是孝顺的孩子,可是我们也总是让妈妈操心,尤其是我。

我真的希望妈妈从此不再为我们担惊受怕,平平静静地安度晚年,真真正正地像人们所说的那样,享享清福



七绝·赠予自己

错失机缘志未休,阮公青眼意难酬。
云泥处处俱能寄,莫废耕耘总是秋。


本文发表于 2018-09-19 12:30 ,被阅读过 196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12) 查看   收藏(0) 查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请勿发表千篇一律的评论。严禁发布涉政敏感内容,违者可能会被封号或删号。《用户条例》

诗词吾爱网推出超级会员
诗友评论 (1)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