擂台赛:《怀古》(七律) 顾青翎诗词课:「关于诗的浅谈」

一泓清水的个人空间



关闭


(建议尺寸1200x260像素)
个性签名...   
近期几个及读词笔记 [词、读词]   文/一泓清水    简体 繁体 手机版

  关于《红楼梦》的诗词文字电子书——http://book.yunzhan365.com/tdeo/zhrc/index.html



《浣溪沙》仙人球

 不读经书不吃茶,红窗台坐看云霞。流年如是指尖沙。

 莫说平生多刺也,原须耳顺绽成花。天生我是一呆瓜。

 

《临江仙》贺同学三十年聚会(步韵小山)

我的青春谁见,南湖垂柳曾逢。流年沾染楝花风。几回良友觅,还见映山红。

枕上梦儿都远,眉间镌刻相同。有些童话莫言空。如花多少梦,都已落杯中。

 

《临江仙》

今生唯爱荷华媚,回波乐里倾城。蓦山溪畔月儿明。雪明鳷鹊夜,绿盖舞风轻。

采绿吟来谁与解,一双鸂鶒惊醒。流年不羡御街行。梦横塘一去,只醉了红情。


 《喝火令》同韵酎泉老人

夜色凉如水,香烟袅凤凰。一壶心事似茶凉。何况立秋之后,秋雨又敲窗。

梦也何无个,心疑入醉乡。旧时明月照雕梁。梦里携壶,梦里酒还香,梦里几回邀月,嘱咐未曾忘。

 

《西吴曲》 步韵采薇

小池中,锦鲤都歇。听窗前蛐蛐、唱千叠。许曾经一念,时光凝固时节。旧事掰开,偏拾得、灵犀成蝶。正醉卧、文字如花,不觉里、小眉弯月。

桨声惊醒,从眼底铺开,伊人白衣似雪。纸伞接、酒香长弄氤氲,吟边行过,瘦了相思百结。何人捞起,隔岸一盏浮灯,还醉夜何其,心上不曾别。

 

 

也说箫声寒《浣溪沙 蝉》

 

七号   浣溪沙 咏蝉 分韵拈得阳字

问地问天问夕阳,一声嘶叫一声伤。命途未与我商量。

魂寄青穹身是客,眼观炎夏树还凉。且回梦里试飞翔。(箫声寒)

 

箫声寒的这首《浣溪沙 蝉》我很喜欢,喜欢的是感情饱满,有好句“命途未与我商量”,还喜欢作者“且回梦里试飞翔”的生活态度。

楠溪散人不同意了,说:“七号   浣溪沙 咏蝉。所咏不尽了然,没有写出蝉之特征,说他鸟也可,狮也行。咏蝉就得写出蝉之形和神,让人一看就知道这是蝉而非他物。个见 !

呃,楠溪散人之说有些道理,但并不唯一。常说诗词如画,不妨以画比喻。楠溪散人之说其实是要求工笔画,但我们都知道还有写意画。如果再按纳入西洋画一类,有什么印象派、抽象派、野兽派等等,好像才更丰富。因此,首先可明确箫声寒的这首《浣溪沙 蝉》是切题的,虽然它不是工笔画,但完全可算是印象派或朦胧派等。其次,咏物词如果仅以写出物之特征为唯一标准,我看随手用手机拍个照更直接了。窃以为,咏物词的重点和关键应该是写出带有强烈个性特征的文字,因为词的宗旨是抒发作者的感情为第一。这也是个见,算是与楠溪散人之说交流的题外话。入正题读词。

“问地问天问夕阳,一声嘶叫一声伤。”在作者眼里,蝉的嘶叫是在“问地问天问夕阳”。这个应该是人们遇到重大生活坎坷或引起感情特别困扰时才会有的表现,如屈原的《天问》,很有画面感而且感情很饱满。一个“嘶”字,算是蝉之重要特征。当然,还有马嘶等。这是作者独特的观感。“一声嘶叫一声伤。”而且作者感觉那嘶叫是伤。其实更是表达自己之伤吧。

起始便感情饱满、画面感十足,很打动人。

“命途未与我商量。”作者不说生活怎么坎坷,自见其坎坷,作者不说生活无常,自见无常。以拟人手法淡淡地甚至带有点调侃,说“命途未与我商量。”非常喜欢的一个句子,也很有技巧,内涵很丰富,有一些生活的无奈、伤感。

“魂寄青穹身是客,眼观炎夏树还凉。”前一句让人想起身是过客的感慨,同时继续咏物,是在天上的。面对生活的炎夏,选择着适合自己安身的清凉树。抒情寓义咏物融合很漂亮,也许有人认为个别词语需要更酌,但我感觉关键是其创意相当好,文字也基本算表达清楚了。

一种物——嘶叫、魂寄青穹(天上飞的)、夏树、凉。以我的看法,朦胧的写意应该可以的。

“且回梦里试飞翔。”喜欢作者这样的生活态度,不管生活如何,依旧存个自己的梦想,而且去试着飞翔。

这首词描写出了具有箫声寒个性的文字里的蝉。

 

读桃源居士的《法曲献仙音 咏蝉》

 

法曲献仙音   咏蝉  分韵“晓”字  

餐露居梢,醒霞抖翼,万籁引鸣升晓。隐草咿啾,戏柯啼啭,相约唱随同老。正次第吟长短,扶弦试声调。      

曙光恼。伴音沉,影单情躁。几多问、何畏热风熏烤。倏忽起狂飙,任腾翻,悬枝犹抱。天宇澄清,复和得、彩虹飞照。信处身超脱,意冷但悲机巧。(桃源居士)

 

桃源居士的《法曲献仙音 咏蝉》也是我非常喜爱的一首词。他的这首长调就算是工笔画了。我最喜欢的句子是“倏忽起狂飙,任腾翻,悬枝犹抱”和“信处身超脱,意冷但悲机巧。”也是独具桃源居士个性的。

“餐露居梢,醒霞抖翼,万籁引鸣升晓。”一幅蝉儿唱晓图。犹如画幕拉开。

“隐草咿啾,戏柯啼啭,相约唱随同老。”又一幅蝉戏图。说是有些蝉儿隐在草丛里咿啾,有些又绕着树儿啼啭,它们是在干啥呢?为什么这么热闹?原来是“相约唱随同老。”呃,原来好比人间唱情歌。好有爱哎,读此心里便感觉很快乐了。

“正次第吟长短,扶弦试声调。” 他们是要参加情歌比赛?还要先排练一会儿?可爱的蝉。

“曙光恼。伴音沉,影单情躁。” 曙光恼,这曙光恼得毫无道理嘛,应该是羞恼得脸红,主要是说曙光红吧,这恼的用法算平地生波的意思。那些没找着伴的蝉儿开始消极怠工,声音越唱越小,好像开始着急,着急还没找着媳妇。

“几多问、何畏热风熏烤。倏忽起狂飙,任腾翻,悬枝犹抱。”武大郎都有个潘金莲,我也吃得苦,不怕热风熏烤,为啥就找不着个媳妇,不公平。看我也老有本事哒,看那狂飙来,我任腾翻,悬枝犹抱。一幅动态的风起蝉儿抱枝图。引人一种象征和比喻的联想。很生动的一幅图,特别传神。

“天宇澄清,复和得、彩虹飞照。”总有风平浪静的时候,有天宇澄清的时候,能够再看见彩虹。有象征义,同时照应前面的醒霞、曙光。

“信处身超脱,意冷但悲机巧。”此为此词主旨,也是抒发作者的感情,愿意如蝉一样超脱,虽然有时候对尘世感觉有心灰意冷,但依旧似佛的姿态,悲天悯人地观看着尘世为名为利耍的一切机巧,不过也是一场空而已。

极具桃源居士个性和思想的词语。很喜欢。

桃源居士是按的《白香词谱》吗?如果按《钦定词谱》,“正次第吟长短”处的短应是韵字没压上。

很多幅画蝉图,写得妙趣横生、快乐、热闹,结尾的主旨更是将其境界提升。非常好也非常喜欢的一首词。

 

重读折笔沉沙的《燕山亭 分韵咏蝉拈得“噪”字韵》

 

燕山亭 分韵咏蝉拈得“噪”字韵(折笔沉沙)

西陆潜居,槐序出泥,赢得声名喧噪。流响绝云,浅梦浮生,枝上恁般青小。风颤铢衣,蘸一缕、漏金闲袅。纤巧,向院落斜飞,晚窗临照。

浮生不是青黄,纵谙尽些些,个中谁晓。落叶成思,社日初寒,离离物华都老。雁字多愁,尽占得、庾郎诗稿。多少,曾寄得、青囊悄悄?

 

当蝉不休不歇似的唱起时,夏天来了。

 

“西陆潜居,槐序出泥,赢得声名喧噪。”——(我)秋天的时候隐居,槐花开的夏天时才钻出泥土,便赢得了哄闹的名声。不凡的蝉。

 

“流响绝云,浅梦浮生,枝上恁般青小。”——(我)发出的声音冲过云宵,(我)一生也有小小的梦想,虽然你看我停歇在枝上只这般小小。

 

“风颤铢衣,蘸一缕、漏金闲袅。纤巧,向院落斜飞,晚窗临照。”——风吹动我极轻的衣衫,蘸一缕由树叶间漏下的阳光,看我细巧的身影向院落斜飞,那时正是黄昏。这两拍一静一动,很美丽。

 

“浮生不是青黄,纵谙尽些些,个中谁晓。”——我的一生并不是只追求四时之乐,即使很熟悉我的,又有谁知我内心的梦想。

 

“落叶成思,社日初寒,离离物华都老。雁字多愁,尽占得、庾郎诗稿。”——当落叶成思,秋天来临,秋祭土神后便感觉天气寒冷,盛多的植物都凋谢了(暗示我也即将离去)。那雁字悲愁占尽了多愁善感诗人的诗稿。——这是折进的笔法。这两拍本应回答到底(蝉)内心的梦想是什么?作者却不急着回答,兜兜转转一大圈。

 

“多少,曾寄得、青囊悄悄?”——这结拍是最关键的一拍,要回答(蝉)内心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因青囊一词太多义,读者不易体察。窃以为,如果寄字改成遗字,便感觉好理解了。“多少,曾遗得、青囊悄悄?”

 

多少,它的主语应是接前一拍的“诗稿”,即诗稿多少,曾留下、青囊悄悄?

 

青囊是典故。是指古时一个叫郭璞的人,会道术,著有《青囊书》。 杨巨源《题赵孟庄》有“愿事郭先生,青囊书几卷。”陈子昂《赠严仓曹乞推命录》有“闻道沉冥客,青囊有秘篇。”

 

结拍的翻译则是——于蝉而言,我也有很多诗稿悄悄留下,那就是像郭璞著的《青囊书》一样,是“秘篇”,指蝉蜕。暗示可以医治病人。

 

于人而言,我也有很多诗稿留下,那就是像郭璞著的《青囊书》一样有用,而不是仅仅写一些四时玩乐的文字。

 

再引申一下,就是人一生不要只追求四时之乐,还要如蝉一样留得蝉蜕为药,治病救人,即为他人造福。这就比较高大上了。

 

此首词的结构用词等都很出彩,个人以为不足之处在于上片过分滞于形,下片结尾处稍有点歧义,造成不易解读。何谓不滞于形,不妨举王沂孙的《齐天乐•蝉》——

 

齐天乐•蝉

一襟余恨宫魂断,年年翠阴庭树。乍咽凉柯,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西窗过雨。怪瑶佩流空,玉筝调柱。镜暗妆残,为谁娇鬓尚如许。

铜仙铅泪似洗,叹携盘去远,难贮零露。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几度?馀音更苦。甚独抱清高,顿成凄楚?谩想熏风,柳丝千万缕。

 

这首通篇看来都感觉是写人,人与物完全融合不可分。

 

番外——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他可真帅啊,那声音真好听!”凌凌昂着头,无限景仰。不禁吟起初唐虞世南的《蝉》:“垂緌饮清露,流响出疏桐。居高声自远,非是藉秋风。”

 

那是一只山蝉,正伏在一棵粗壮的树身上。

 

清水抬头看了看,说,“他会腹语。”

 

山蝉与别的蝉不一样,在他紧靠后腿的下方,有两块宽大的半圆形音盖,一般的蝉会微微重叠,但山蝉的音盖是分开的,间隔较远。他腹部的大部分是半透明的,音盖和腹部的坚硬簧片将音钹遮住一半,另一半完全裸露。别的蝉是靠腹部的急速振动发声,而山蝉歌唱时腹部却一动不动,因为他会腹语。

 

他有两根牵动音钹的肌肉柱(有时称之为二柱子),呈V字形,撑起空间和胸腹空洞,是他的共鸣箱。不得不承认,只有对歌唱无比热爱,生命中至关重要的器官全部被竭力压缩,为的是让共鸣箱更大,发出的声音更洪亮。

 

清水也不禁赞叹,咏《齐天乐•山蝉》歌之。

 

千丝碧落逍遥舞,倾听远方谁诉?玉叩玲珑,悠悠竹影,音钹轻敲和露。朝朝暮暮。饮一盏清凉,几番酸楚。剩有咕哝,曳残声过别枝去。

花开深苑似雾,那时鸾佩动,宫女愁付。雨打芭蕉,寒笼小筑,别有伤心无数。嵇康正苦。醉饮自飞鸣,广陵琴谱。唱尽浮生,竹边看日暮。

 

清水说,蝉又叫“齐女”。据《古今注》:“ 蝉名齐女者何?答曰:齐王后忿而死,尸变为蝉,登庭树嘒唳而鸣。王悔恨。故世名蝉曰齐女也。”

 

蝉在古时象征复活和永生。他最初是地底的幼虫,进而蝉蛹,成虫而飞。在古代的很多的葬礼中,人们总把一个“汉八刀”的白玉蝉放入死者口中,以求庇护和永生。

 

他靠吸吮树汁为生。只有雄蝉会唱,雌蝉都是“哑巴蝉”。如果雄蝉在树上歌唱时,你去攻击它,就会从树叶丛中洒下污水似的液体,那其实他的尿。他是很尿性的。

 

但他的耳朵不好使,你怎么大声嚷嚷骂他,他都不理会。

 

不要以为他引亢高歌是为吸引异性,他只是喜欢唱歌,为生命的乐趣而歌。

 

还有许多的生命不也一样么?蝈蝈的小提琴、雨蛙的风笛管、山蝉的音钹,都只是为生命的乐趣欢歌。恰恰是自以为充满智慧的人类,很多却失却了这种追求。

 

凌凌蝈蝈挥舞着她的小提琴,兴奋地说,“我也是为乐趣而歌!”

 

清水说:“凌凌,你吃不吃油炸金蝉子?就是蝉白白的幼虫,裹上面粉,油一炸,香得很,老有营养了。”

 

凌凌舔着嘴唇,直点头。



 


本文发表于 2017-08-11 10:15 ,被阅读过 366 次    [举报] 自动注释
【赠送礼物】
赞(41) 收藏(7)    

人人都是伯乐,欢迎推荐作品
填写推荐理由:

提示:
1、每周只能推荐一篇作品,提交后由编辑讨论决定是否显示到首页。
2、为了减少工作量、鼓励会员创作,2013年10月29日以前发表的作品不再接受推荐。
3、您也可以通过自荐、圈子等途径推荐作品。


纪念王昌龄诞辰1320周年“诗家天子杯”全国诗词大赛征稿启事
最近读者
发表评论
网名:
未登录网友 请先登录
内容:
呼朋唤友 (@好友)     【表情】
 

电子诗集
诗友评论 (27) [我要评论]

用户登录...
查询邮箱...

请输入您的网名:   


填写举报原因
请简要说明为何举报


  
移动作品...
将作品移到   

沪公网安备 31010102002004号